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州文铮

CANTOR SET&ART

 
 
 

日志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2017-07-07 12:37:05|  分类: 美术绘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1-7
一位私人收藏家的财产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
作为花卉的女子肖像
估计200万 - US $ 3,000,000英镑
 大量销往。2408750英镑(成交价与买方保费)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
威尼斯1696年至1770年MADRID
一位女士的画像AS菌群
布面油画,单衣
88.3 X69.9厘米。343/4×271/2英寸
88.3 x 69.9厘米。 34 3/4 x 27 1/2 in。
THE PROPERTY OF A PRIVATE COLLECTOR
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PORTRAIT OF A LADY AS FLORA
Estimate  2,000,000 — 3,000,000  GBP
 LOT SOLD. 2,408,750 GBP (Hammer Price with Buyer's Premium)
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VENICE 1696 - 1770 MADRID
PORTRAIT OF A LADY AS FLORA
oil on canvas, unlined
88.3 x 69.9 cm.; 34 3/4  x 27 1/2  in
目录注
这是Tiepolo幸存下来的一件非常少量的漂亮女性美女的绘画之一。虽然它们只占据了他的输出的一小部分,但这些对理想化的女性美的描述仍然是Tiepolo所有作品中最着名和最容易被认可的。在17世纪50年代末期的艺术家最近几年在威尼斯画画时,这幅帆布很可能是在1760年的一封“俄罗斯女皇伊丽莎白女王”的一封信中记载的一系列“半数女性制作女装”。在2008年重新出现之前,完全不知道和未被记录,现在的画布无疑是近几年最美丽和最重要的Tiepolo发现。这幅帆布的出色原始条件,无懈可击,全部原创的笔触和原创性完整无缺,在最近的恢复之后首次亮相。
在质量方面,植物群可能与Tiepolo最着名作品中的两个同时排名:女子与鹦鹉,今天在牛津的Ashmolean博物馆(图1)1和底特律研究所的曼陀林的年轻女子的艺术(图2).2第三个但没有绘制的绘画描绘了一个女人与毛皮(?一个冬天的寓言),似乎使用与现在的画布相同的模型,是我们知道的一个复制在粉彩由艺术家的儿子Lorenzo Tiepolo。这与一只鹦鹉的Ashmolean女人的副本形成一对,现在都在埃尔帕索艺术博物馆(Fig 3和4).3现在的植物志显然与牛津和底特律画布密切相关;这些绘画都有相同的半长形式和理想化的女性主题,如果不是实际上相同的模型,而整个组织立即被他们的主题的美丽以及鲜艳的色彩和表现力的笔画区分开来。牛津与底特律绘画的共同批评同意书被认为是17世纪50年代的下半叶,最有可能是在1726年Tiepolo离开西班牙之前在威尼斯画画的。这幅画似乎也属于这些年。这是Tiepolo作为画家发展的重要一点,从维尔茨堡的岁月开始。
在一起看来,这小部分画作表明,他们和植物群最初是由Tiepolo以半长格式构成的系列作品的一部分,事实上,这三幅作品可能与Tiepolo上一个威尼斯时期记录的一个特别重要的委托有关。虽然他们的确切日期尚未确立,但批评意见一致认为,牛津与底特律绘画与弗朗切斯科·玛丽亚·塔西(Francesco Maria Tassi)于1760年12月15日给贝加莫计数卡拉拉的信中,他描述了这样的一套, Tiepolo正在工作,显然是注定为俄罗斯的伊丽莎白女皇:
“[Tiepolo] ora sta faccendo alcune mezze figure di donne a capriccio per l'Imperatrice de Moscovia,che non si possono vedere cosepiùbelle,piùvive epiùfine'('Tiepolo is working on some half-length female figure a俄罗斯皇后的帝国主义者,无法想象任何更美丽,更活泼或更精致的东西)。
虽然没有关于这些图片的进一步的文件存在,学术上的共识一直同意底特律和牛津画是这些照片的最可能的候选人,对他们来说,现在可以肯定地添加植物群。 Tiepolo为俄罗斯皇后伊丽莎白女王(1709-1762)的法庭活动进一步证实,Giandomenico在他父亲的工作作品“Petroburgh”之后在印刷品目录中描绘的失去天花板绘画后的三幅蚀刻的生存,表明他们可能已经交付给俄罗斯。然而,他们的下落是未记录的。当然,这样一套描绘“季节”或“感官”的美丽的半身长的女性形象,可能会吸引女皇的口味,因为她同样委托了一个不少于368个“美女”的节目,为她的“缪斯与恩典” “来自驻地皇家法院画家彼得罗·罗塔里(1707-1762)的彼得霍夫的大皇宫,它们留在原地。这样一套完全符合当代法院的味道,而皇后也许已经意识到由萨鲁西奥的奥古斯都三世组织的Rosalba Carriera所做的一系列作品。为什么“mezze donne a capriccio”从来没有到达圣彼得堡,或者反过来说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从来没有得到解决。现在画布的最早的历史,直到最近的重新发现才完全不知道,没有提供任何线索。底特律和牛津画廊的历史也不在Talleyrand和Brocklebank收藏。值得注意的是,曼陀林的底特律女子的副本由经销商Godefroy Brauer(1857-1923)拥有,后者在俄罗斯获得了Tiepolo的另一项作品,这是今天在Musée举行的一个男士的胸围在里昂des Beaux艺术,这可能表明至少底特律绘画到达那里
Tiepolo, Giovanni Battista - Fresken Treppenhaus des Würzburger Residenzschlosses, Szenen zur Apotheose des Fürstbischofs, Detail 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 1750-1753.jpg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的发音:[d?ovanni浸tj??polo];1696年3月5日 - 1770年3月27日),也被称为Gianbattista或吉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是从威尼斯共和国意大利画家和版画家。他是一位多产的,只有在意大利没有奏效,但anche在德国和西班牙。

吉文·巴蒂斯塔提埃波罗,与吉巴蒂斯塔·皮托尼,卡纳莱托,吉文·巴蒂斯塔皮亚泽塔,朱塞佩·玛丽亚·克雷斯波和弗朗切斯科·瓜尔迪传统形式的巨大古代大师那段在一起。

从他的职业生涯的开始成功,他已经被迈克尔·莱维描述为“最伟大的装饰画家十八世纪的欧洲,以及其最能干的工匠。”[1]

传[编辑]

圣米格尔1723的荣耀

Massiva(Numidia王子的侄子)被Scipio Africanus捕获后被释放。[2] Walters Art Museum。

克娄巴特拉宴会
早年(1696-1726)[编辑]
他出生在威尼斯,他是Domenico和Orsetta Tiepolo六个孩子中最小的。[3]他的父亲是一个小型航运商家[4],他们属于一个拥有着名的贵族名字Tiepolo而不要求任何高贵的血统的家庭。一些孩子获得了高贵的教父,而詹巴蒂斯塔(Giambattista)最初是以他的教父命名的,他是一位名叫乔瓦尼·巴蒂斯塔·多里亚的威尼斯贵族。他于1696年4月16日在当地的教堂圣皮埃罗·迪卡斯特罗(当时仍正式威尼斯大教堂)受洗。一年之后,他的父亲去世了,让他的母亲抚养一群小孩,大概在某种困难的环境下。[3]

在1710年,他成为了格雷戈里奥·拉扎里尼(Gregorio Lazzarini)的学生,他是一位具有折衷主义风格的成功画家。不过,他还是研究了其他当代艺术家,如塞巴斯蒂亚诺·里奇和乔瓦尼·巴蒂斯塔·皮亚泽(Giovanni Battista Piazzetta)以及他的威尼斯前辈,尤其是托托雷托和维罗纳人的作品,至少受到同等的重视。[5] 1732年出版的他老师的传记说,Tiepolo“离开了[Lazzarini]研究了绘画方式,所有的精神和火焰,都拥有一个快速而坚定的风格”。[5]他最早知道的作品是描述使徒,在1715-6-6年在威尼斯的奥斯佩多莱托教堂的装饰作为装饰的一部分,画在斯潘德尔[6]大约在同一时间,他成为了画家乔治·乔纳罗(Giovanni II Cornaro),并且监督他宫殿上的挂图,以及自己画了许多作品,其中只有两幅肖像被识别。[7]他在1716年画了他的第一个壁画,在特雷维索附近的比亚迪耶教堂的天花板上。[8]他可能在1717年离开了Lazzarini的工作室,他被收到了Fraglia或画家公会的一年。[5]

在1719年左右,他为富人绘制了壁画计划,最近在帕多瓦附近的Massanzago别墅的大厅里发行了Giambattista Baglione。 Tiepolo在天花板上描绘了Aurora的胜利,在墙上描绘了Phaethon的神话,创造出了一种流动的空间幻觉,在他的工作中成为一个反复出现的主题。

在1722年,他是十二位艺术家之一,委托在其中一位使徒的画布上作画,作为威尼斯San Stae中殿装饰方案的一部分。其他涉及的艺术家包括Ricci,Piazetta和Pellegrini。[10]

婚姻和孩子[编辑]
在1719年,Tiepolo与两位当代威尼斯画家弗朗切斯科(Francesco)和乔瓦尼·安东尼奥·瓜迪(Giovanni Antonio Guardi)的姐姐Maria Cecilia Guardi结婚。一起,蒂波洛和他的妻子有九个孩子。四个女儿和三个儿子幸免于难。他的两个儿子多梅尼科和洛伦佐,画他的助手,后来取得了一些独立的认可。他的孩子画了一个类似于他们父亲的设计,但具有独特的,包括流派,风格。他的第三个儿子成了牧师。法比奥运河,Francesco Lorenzi,多米尼克Pasquini是他的学生。

早期成熟的工作(1726-1750)[编辑]

Rinaldo被Armida 1742直到1745年

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 Juno和Luna,1735年至1745年
一些主要委员会来自贵族Dolfin家族。乌迪内大主教Dioniso Dolfin利用他在乌迪内大教堂里装饰一座小教堂,然后再画一幅描绘亚伯拉罕和他后裔的故事的周期,从他的大教堂(“Arcivescovado” “)[1](完成1726-1728)。尽管他们的主题高,他们的色彩明亮,心情很好:迈克尔·列维将宫殿中的画作描绘成“闪闪发光的桌子,充满机智和优雅。[11] Tiepolo使用了更酷的调色板比以前的威尼斯画家,以创造一个令人信服的日光效果。[12]他在威尼斯的第一个杰作是十个巨大的画布的周期,画在威尼斯大运河上装饰一个大型接待室的Ca'Dolfin。 1726-1729),描绘了古罗马历史上的战斗和胜利。[10]

这些早期的杰作,威尼斯风格的壁画创新,为他们带来了许多佣金。他为维罗拉诺娃(1735-1740),斯科拉·德卡尔米尼(1740-1747)等教堂画画画,还为卡拉雷吉奥(Cannaregio)建造了奇亚·德利·斯卡尔齐(1743-1744;现在被毁),这是Palazzi Archinto的天花板,在米兰(1731年)的Casati-Dugnani,贝加莫的Colleoni教堂(1732-1733),圣米迦勒大教堂圣米迦勒大教堂(圣玛丽亚·德尔罗萨里奥)的上限,圣米迦勒教堂(1737-1739),米兰Palazzo Clerici (1740年),Montecchio Maggiore(1743-1744)的Cordellini别墅的装饰以及威尼斯的Palazzo Labia舞厅(现为电视制作室),展现了Cleopatra的故事(1745-1750)。

版画[编辑]
Tiepolo生产了两套蚀刻,即Capricci(c.1740-2)和Scherzi di fantasia(c.1743-57)。十首歌曲由安东·玛丽亚·扎内蒂(Anton Maria Zanetti)首次出版,并入Parmigiano之后的第三版木刻。直到1785年,它们才分开出版。主题通常是奇怪和幻想的,作品对于Salvator Rosa和Giovanni Benedetto Castiglione的例子很重要。[13] 23 Scherzi被蚀刻了十多年,私下流传,仅在Tiepolo去世后被商业化发行,他的儿子Giandomenico加入了数字和标题。主题包括神秘的东方人物,以及在一些后期版画中的死灵场景。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植物的胜利 - 旧金山的美术博物馆(荣誉军团)
Trionfo di Flora - 旧金山美术博物馆(加州皇家荣誉军团)
Trionfo di Flora - Fine Arts Museums of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Palace of the Legion of Honor)
乔瓦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意大利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Italian, 1696–1770) - 文铮 - 柳州文铮
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 阿波罗追求达芙妮,1755-1760
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 - Apollo Pursuing Daphne, 1755-1760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