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州文铮

CANTOR SET&ART

 
 
 

日志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2017-06-05 15:01:26|  分类: 美术绘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玛格丽特·杰拉德(MargueriteGérard)(1761年1月28日,格拉斯 - 1837年5月18日在巴黎)[1]是法国画家和蚀刻师。 她是玛丽·吉列特(Marie Gilette)和香水师克劳德·加拉德(ClaudeGérard)的女儿。 8岁时,她成了Jean-HonoréFragonard的姐姐,14岁的时候就和他住在一起。 她也是艺术家Alexandre-?varisteFragonard的姑姑。 Gérard在1770年代中期成为Fragonard的学生,并在他的监督下学习绘画,绘画和版画。 她似乎在1778年与主人合作执行了五次蚀刻。[2]
Dumont - Marguerite Gérard.jpg
弗朗索瓦·杜蒙(MargoisiteGérard)
出生于1761年1月28日[1]
格拉斯,法国
1837年5月18日死亡(76岁)
法国巴黎
法国国籍
以绘画,蚀刻而闻名
风格流派艺术
个人生活
1775年,当她母亲去世时,玛格丽特·杰拉德与她的妹妹和姐姐的丈夫让·雷诺埃·弗拉戈纳德(Jean-HonoréFragonard)一起在卢浮宫居住。她在卢浮宫生活了大约三十年,让她看到和受到过去和现在的伟大作品的启发。[3] Gérard特别感兴趣的是荷兰黄金时代的风格场景,她将在自己的作品中效仿。她被授予了皇家雕塑和雕塑学院的一个地方,但把它放下了。[4]她与弗拉戈纳尔兄弟会的联合会允许格雷尔(Gérard)自由保持未婚,而不会对自己或她的父母造成经济负担;这让她把自己投身于艺术。[5] Gérard和Fragonard是恋人的猜测已被彻底否定,Gérard将老年艺术家称为父亲身分。[3]

艺术品[编辑]
玛格丽特·杰拉德(MargueriteGérard)在17世纪70年代开始在巴黎工作。她最早的作品是蚀刻和雕刻,而她后来更知名的作品是油画。[6]她的作品描绘了日常生活中的场景,一种被称为流派绘画的风格。她的作品在17世纪90年代开始在巴黎沙龙展出,并获得了富有的顾客的关注。[7]

影响[编辑]
在与她的妹妹玛丽安妮·弗拉戈纳德(Marie-Anne Fragonard)和巴黎的哥哥Jean-HonoréFragonard同住的时候,Gérard对艺术感兴趣。她成为Jean-HonoréFragonard的非官方学徒,与他合作创作了她的第一部作品[6] Gérard通过刻蚀和雕刻Fragonard的绘画作品开始了她的事业;不久之后,她开始创作自己的风格画。[6]艺术品中日常生活的描绘与十七世纪荷兰艺术家Gerard Ter Borch和Gabriel Metsu的风格非常相似。[6]像这些荷兰艺术家,Gérard用细微的笔触画了细致的细节。[7]

主题[编辑]
作为一个流派艺术家,Gérard专注于描绘亲密的家庭生活场景。 国内的猫和狗也在Gérard的工作中多次出现。 她的许多画作都说明了家庭中母亲和童年的经历,有的则强调了音乐和女性陪伴的重要性。[6]

接收和识别
Gérard是她当时最着名的女艺术家之一。 尽管她缺乏正式的训练,她为她的作品赢得了三枚奖牌。[4] 其中一幅作品“拿破仑的克莱门特”是由皇帝拿破仑在1808年购买的。[6] 其他顾客包括路易十七和上层阶级的各种成员。[4] 丰富的收藏家购买了原画,在家中展示,画作的雕刻在中产阶级之间传播。[7] 令人印象深刻的技术和相关主题都使得Gérard的作品成为法国人民的热门。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拿破仑的宽容(1806)
The Clemency of Napoleon (1806)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午餐猫”(“猫的午餐”),布面油画,弗拉戈纳尔博物馆,格拉斯,法国
"Le déjeuner du chat" ("The Cat's Lunch"), oil on canvas, Musée Fragonard, Grasse, France
christies    Marguerite Gérard 的图像结果
c1
玛格丽特·杰拉德(1761年至1837年格拉斯巴黎)
LA Rosiere酒店的地方夫人的保护金之吻(“保护当地腰带的吻”)
估计
50万美元 - 70万美元
玛格丽特·杰拉德(1761年至1837年格拉斯巴黎)
LA Rosiere酒店的地方夫人的保护金之吻(“保护当地腰带的吻”)
签署“焦山杰拉德(右下)
布面油画
32?X26英寸(82 X 66厘米)
Marguerite Gérard (Grasse 1761-1837 Paris)
La Rosière or Le Baiser de Protection de la dame du lieu (‘The kiss of protection by the local chatelaine’)
Estimate
USD 500,000 - USD 700,000
Marguerite Gérard (Grasse 1761-1837 Paris)
La Rosière or Le Baiser de Protection de la dame du lieu (‘The kiss of protection by the local chatelaine’)
signed ‘Mte gerard’ (lower right)
oil on canvas
32? x 26 in. (82 x 66 cm.)
让 - 奥诺雷·弗拉戈纳尔去世后,三个星期的合作伙伴,玛格丽特·杰拉德陈列在1806年沙龙她最雄心勃勃的成分,这个地方[“保护当地腰带吻”]的老太太的保护LA Rosiere酒店金吻,在Qui当代批评家reconnu在法警的面最近去世的画家的画像:“我们已经与在村长的礼服,她曾永生他的聪明和受人尊敬的大师,火灾特点快感看到弗拉戈纳尔“[”我们-已经看到了非常高兴的是,镇长的方式下,她永生她的可靠和respecté主弗拉戈纳尔“的特点。 (Ducray-Duminil,“绘画展”,学报巴黎,巴黎,国家图书馆,打印室,Deloynes基金,XL,房间1063小海报,第374页)和“艺术之友,机智的感谢和所有的,和蔼可亲放弃,非常高兴肖像老弗拉戈纳尔这里找到,在贝利的。他想念杰拉德的主人,它似乎继承了他的画笔。“[”艺术之友,优美别出心裁,和所有这些都是可爱和自由,发现这里非常高兴老年人弗拉戈纳尔的画像,在面对法警的。他是杰拉德小姐的主人,她似乎-继承了他的画笔“。 (“艺术在十九世纪,沙龙1806年,其中主电流学校制作分类工作,之交的法国绘画的国家解释,用一个精确的注释分析,推理...由一个公正的观察者出版,“法国鲍桑尼亚,巴黎,1806年,巴黎国家图书馆,打印室,Deloynes基金XXXIX,房间1053,第217页)。无论弗拉戈纳尔的妹妹在法律和学生,杰勒德已经有了行之有效的,并在这个时候著名的艺术家,以及除了路易斯·莱奥波德·博伊,是她这一代最受人尊敬的流派画家。
玛格丽特·杰拉德有过辉煌的职业生涯,并享有非常一致的惠顾。这样是不是她的许多同事流派画家,如马丁·德罗灵和马克 - 安托万Bilocq,谁努力克服政治制度和最重要的,不断变化的层次结构和强大的精英继承的情况下。从最早她的画,魁用弗拉戈纳尔的合作,并在在她的名字倍,并在在她主人的时间从1810年至一八二〇年出售给作品,魁回应了恢复的新的文化和社会规范,她是不断变化的她的风格跟随她的观众的愿望。在19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她同时享受让 - 弗雷德里克·柏中,“庄家帝国”,伊波利特血利夫里,一个腐朽的贵族,毕生财富支持体裁和风景画家,以及光顾拿破仑的叔叔,红衣主教费斯奇历史上最伟大的收藏家之一。

至1806年或1808年,一些科目那名流行在过去几年的旧制度,采取了由艺术家和adapté按照当时的口味。有些老板是出于政治动机,如血利夫里,他帮助带回到讨好玛丽·安朵涅特最喜欢的作曲家,GRETRY,其中他与邪教般的虔诚崇拜。另有一些人的灵感来自从主题与这是当时时髦的“预浪漫”的精神完美共鸣过去。 LA Rosiere酒店的主题,在另一方面,从未失宠,不得不豆类的作家,画家和作曲家了连续处理,特别是因为它是由萨朗西的GRETRY的LA Rosiere酒店推广,魁在1774年的问题提出的作曲家在卢韦Couvray的Faublas,18世纪后期的最受尊敬的刊物之一的骑士的浪漫,在革命本身又出现了,一“的Rosiere的节日”在皇宫的花园里甚至组织。
玛格丽特·杰拉德深知如何利用这一事件的严正性质:纯度和质朴智慧的典范,在Qui最值得贤惠的女孩在城市用的花环加冕。表示此田园风光,春天的仪式,她借鉴了戏剧修辞构建,聚赛龙她的时尚,装饰,组成和照明。实际上,光的治疗是几乎人工:主数字生动地照亮,并绘有强烈的色彩尤其,而在次级萨米附图陷入阴影的时候,它们的体积与渲染层次定义。首先,玛格丽特·杰拉德显然与LA Rosiere酒店的宗教和异教参考玩,乘论文引用与传统意象的数字-the安排召回玛丽在寺庙演示文稿的文艺复兴时期的描绘。优雅的服装,服装与特别是披肩领子以前由弗拉戈纳尔设想在他的数字与“西班牙服装”所谓的“行吟诗人”套装,由鲁本斯和范戴克灵感的全新诠释。同样,网页的制服有点眼色涂上玛格丽特·杰拉德弗拉戈纳尔他们从18世纪80年代的画作的数字。

LA Rosiere酒店标志着Gerard的领域中的一个转折点。这幅画体现了她的追求,开发一个新的审美,明确放弃她的金色调与冷和饱和的色彩工作,而不是。在粉红色和蓝色,她会经常在1810年代与黄橙色使用,同时,使他们第一次出现在这里。在白色的,闪闪发光的绸缎荷兰,我们可以看到她对这些新型面料及纱布的珠光方面的偏好。最重要的是,她已经在这里介绍拉丝面的新手法。相较于18世纪80年代或18世纪90年代末和19世纪初的丰满圆润头的她木偶般的头,这里的rosière的腰带和几个在后台的女人的侧面更加棱角分明,修长。在画中的二十个字符,她将澳大利亚游泳几个人像像弗拉戈纳尔的一个人物:具有更陈年外观比画像让 - 奥诺雷·弗拉戈纳尔(格拉斯,弗拉戈纳尔博物馆)明确表示她几年前的。老妇在后台能是玛丽 - 安妮·弗拉戈纳尔,并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阙拉·扬男子在她旁边,一个谁的肩膀,她斜靠,可将亚历山大 - 埃瓦里斯特弗拉戈纳尔,为自画像被从这一时期_him_承受强大的相似之处。
批评者的接待LA Rosiere酒店的是矛盾的,在现实的目标这是他们对一般女性艺术家的态度的反映。当然,满足了法国鲍桑尼亚是:“小姐。杰拉德在职业生涯中,他的口味和他熟练的手总是知道孵化花独自行走“[”小姐。 。杰拉德孤独地走在职业生涯中,她的品味和她灵巧的双手总是知道如何让百花齐放]“(同上);杂志公关强调“主题的新鲜” [“主题的新鲜”(“在节目中,”杂志公关的1806年巴黎国家图书馆,打印室,Deloynes基金,三十八1051室p 655-656)。欧仁Dandrée写道:“这是其余仍持有被刷错过杰拉德的恩宠” [“这是美惠谁总是成立小姐。Gerard的画笔]”和“那些甜蜜情绪,让利于美容的发展,而错过杰拉德知道完美捕捉“[”那些甜蜜的情感,从而有利于美容的发展,和小姐。杰拉德知道如何完美捕捉。“(E.Dandrée第四个字母到1806天龙先生的沙龙,巴黎,国家图书馆,打印室,Deloynes基金,XL,1071,第8页)。和希波特·德拉罗奇开始了他的文字有“这可能是一本好书,一个精神的组成,一个优雅的设计,阴凉和风流倜傥的色彩,细节诙谐:所有指示熟练的手,轻松刷” [“在这里,我们毫无疑问,有一个愉快的工作,诙谐的成分,优雅的技法,一个新的和复杂的调色板,详细和完整的小聪明:所有的这些东西表明指示已经练手,用刷子“(H·德拉罗奇套房设施检查表,1806巴黎,国家图书馆,打印室,Deloynes基金,XL,房间1058,第149页)。然而,榴石,谁在风俗画青睐历史画没有忘记暗示召回艺术家的性别来解释的异常,他们在画中所看到的,特别的人物的统一字符。德拉罗什,其实说的是“那些要求和应得的和一个女的(......)但是,同时指出这些缺陷,一个是很想原谅的亲切人才放纵,我们赞成无疑欠品味,优雅和在所有的工作照耀和谐。“[”这既是一个女人(...)全部同时指出他们的缺点的可爱和亲切的人才值得和需要的放纵,我们禁不住要原谅他们,我们不宜,毫无疑问,因为味道,优雅,和谐闪耀整个工作“](同上)。鲍桑尼亚当时动摇的恩特雷里奥斯善良和讽刺道:“杰拉德小姐的天真和纯洁的灵魂流传处女色调在这个表上,作为国内所有的场景这使它自己刷如此大的魅力。这种魅力闪耀也有。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这把刷子滥用青睐。他几乎触控的方式,这是一个法国人亲切,和接壤Dorat绘画。但关键是无限的精神;再说性别和法国少女。杰拉德的风格是擅长。他的天赋是所有国内的场面决定,并支持国外的吸引力。“[”杰拉德小姐的坦诚,纯洁的灵魂蒙上了处女的他在这幅画举行,因为要刷她的魁借给信息通信技术的魅力。这种魅力不仅闪耀在太多。甚至可以说,在某种意义上,阙拉刷走的是美惠的优势。它几乎触及的风格,它是法国种,我们码Dorat绘画。目标本触摸是无限聪明,而事实上的类型和小姐。杰拉德的风格非常事实上她自己。她的天赋决定的,可以无追索权地支持HAVING外面。“]。

相反,由艺术家的绘画作品被德CES年的沙龙,La Rosiere酒店成功举办的基础上出售的榴石 - 归仁,可能是为了吸引约瑟芬皇后的注意,谁没有获得通过玛格丽特·杰拉德工作达下面的休息室 - 很难找到买家,超过一年后,天龙仍试图找到一个家的绘画,可以通过下面的照会艺术家证明:

“1807年11月4日至杰拉德小姐,画家:

总干事的拿破仑博物馆杰拉德小姐,画家。

小姐,

我收到了你对我荣幸地写信给我的信;我绝望到自己家里找不到你这么做的时候我荣幸地介绍。我做了一切我可以把你的LA Rosiere酒店的桌子,我的愿望并没有取得成功。我希望快乐另一个时间,可以证明你所有的自尊我做你的才华。“

[“1807年11月4日,以法国少女。杰拉德,画家。

博物馆拿破仑杰拉德小姐,画家的总导演:

小姐。
我收到这封信,你没有我写信给我的荣誉;我这么难过,我是不在家的时候你对我的荣誉付出一游自己。我做的一切,我能找到一个家,你LA Rosiere酒店的画,我的愿望穷人-了成功。我希望快乐的场合评论另一个和可靠,以证明所有的自尊那我拥有的你的才华。“]

(国家博物馆的档案,登记AA5 *第333页,天龙信玛格丽特·杰拉德)。

此后不久,然而,LA Rosiere酒店ENTERED费斯奇红衣主教的集合。相反的是拿破仑,特别是卡罗琳和卢西恩,谁是玛格丽特·杰拉德的澳大利亚游泳收藏家,Fesch酒店HAD在18世纪的绘画,特别是在当代艺术家的兴趣不大,与萨布莱兄弟的例外,但他EST devenu最狂热鉴赏家玛格丽特·杰拉德的作品。 LA Rosiere酒店后,他由艺术家那里获得的其他十幅,作品主要沙龙,夸他于1839年LA Rosiere酒店保持了他在罗马的死亡其实是由玛格丽特·杰拉德绘画的销量对于最赚钱在扩散的时间德子集在1845年。
卡罗尔·布卢曼菲尔德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玛格丽特·杰拉德法国画家Marguerite Gérard (French, 1761–1837) - 文铮 - 柳州文铮
s1
玛格丽特·杰拉德
厕所MINETTE
估计120.000 - 150,000 EUR
玛格丽特·杰拉德
BOLD1761年至1837年巴黎
厕所MINETTE
石油面板
签名左下焦山/杰拉德
47×35厘米;181/2133/4英寸
Marguerite Gérard
LA TOILETTE DE MINETTE
Estimate  120,000 — 150,000  EUR
Marguerite Gérard
GRASSE 1761 - 1837 PARIS
LA TOILETTE DE MINETTE
Oil on panel
Signed lower left Mte / gerard
47 x 35 cm ; 18 1/2 by 13 3/4  in
赏析
我们与“厕所米内特”令人回味的标题绘画形式的所有横渡期间的主题总结的时候时尚的宝贵见证。
最初,我们的面板通过显示这个朴素的室内散发着法国的目录。这里的贵族灰泥让位给光秃秃的墙壁,棕色的色调,装饰稀疏,并配有一个雕刻。旧制度,但是,并不是完全按照这个精致的新社会遗忘的,无论是出现在与凿注入佛兰德壶,在画澳大利亚游泳可见,与鸽子夫人,或漆木家具,肯定的最有价值的对象房间里,但降级的中间地带。
两位年轻女士们的衣服,姐妹也许,这一时期的时装,以及在道德变化的SONTégalement精彩的插图。最高的两个女人的穿着围裙连衣裙搭配卷起衣袖,将时尚魁历时数年,并与缎条纹的衣服下。年轻的穿着夹克斯宾塞论文的一个可爱的小例子刚性管教无袖紧身裙的跨度,由东方风格从埃及带来的运动灵感透明披肩下。
然而,这两个时尚的女士们在这里比他们的宠物更通过自己的活动关注。玛格丽特·杰拉德喜欢猫在与Fragonard1 offert合作,并用手在顿迷人的画作命名为这个角色做猎犬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画像相似的长毛兔养殖描绘自己的点这样的作为顿的胜利。
当然,画家的艺术史学家萨利井 - 罗伯逊,提醒我们阙拉家畜的代表是不是在玛格丽特·杰拉德的绘画琐碎,和一个年轻女子,她的猫良好的护理很快就会找到一个很好的husband2。然而,这些说教naiveties这里没有平息?
首先,虽然szene看似乏味的,它首先是一个宁静的时刻恩特雷里奥斯两位年轻女士的所有快照隔离在他们的遐想。在男性的存在仍可能诱发,聚赛龙艺术史家阿玲Blumenfeld3,由玫瑰组成的一角,也许offert一些情人小花束。
最后,超越了纪录片的品质,杰拉德的画是高于一切具有存在的艺术特长,通过一个画家具有强烈的个性合成的奇妙混合物。一个相当大卫金属触摸她的作品中夹杂着THUS来说明英勇场面带有洛可可继承。她对荷兰大师的激情,她在卢浮宫,在那里,她自18世纪70年代住,EST有形她的室内场景与无声平静LA即使得到目标每天观察已经暗示及时恶作剧。
1.安哥拉猫,科拉德·O·贝恩海默画廊
2.仙井 - 罗伯逊,玛格丽特·杰拉德1761年至1837年,论文,纽约,1978年,第大学。 101
3.C·布卢曼菲尔德,费斯奇枢机和艺术的他的时候,猫。进出口。阿雅克肖,巴黎,2007年,页。 128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