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州文铮

CANTOR SET&ART

 
 
 

日志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2017-06-29 13:31:37|  分类: 美术绘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巴黎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女孩与鸽子” - 一个年轻女孩拿着鸽子
价格实现
USD231.500
估计
15万美元 - 20万美元
约翰Baptiset格勒兹(图尔尼1725年至1805年巴黎)
“女孩与鸽子” - 一个年轻女孩拿着鸽子
油面板上,非成帧
25?X21英寸(64.4 X53.3厘米。)
Jean-Baptiset Greuze (Tournus 1725-1805 Paris) 
'La jeune fille à la colombe' - A young girl holding a dove 
Price realised 
USD 231,500
Estimate
USD 150,000 - USD 200,000
Jean-Baptiset Greuze (Tournus 1725-1805 Paris) 
'La jeune fille à la colombe' - A young girl holding a dove 
oil on panel, unframed 
25? x 21 in. (64.4 x 53.3 cm.) 
我们感谢埃德加·芒霍尔用于确认分配格勒兹,并于2003年12月9日书面沟通,他说:“本[图片],在我看来,似乎是由让 - 巴蒂斯特·格勒兹它的签名工作...也许是可能LA即使得到绘画小组,我在巴黎审查男爵夫人爱德华·罗斯柴尔德的集合在六月1964年我当时所指出的尺寸几乎identiques上:66 X53.2厘米。

该课题的意义是它感动的信,1790年4月20日,以Yousoupoff王子对于自己刚刚画了_him_类似主题(最喜欢的鸟)的艺术家:“CE魁鸠她按压她的心脏使驳亲切的目标是什么爱她隐瞒这一会徽下方的图像;与她的灵魂感动是一种感觉那么甜等??纯阙拉最精致的女人可以看它满意,但是不白冒犯“。 (引自L·罗“格勒兹和俄罗斯,法国艺术,1922年的历史的通报,第285页)

萨米主题有两个版本,两者在画布上,出售,一个在苏富比,纽约,1988年6月3日,没有。 117A($ 187,000)审查和另一个,最近在佳士得,纽约,2003年5月30日,很多39($ 180,000)。
----------------------------------------------------------------------------------------------------
让 - 巴蒂斯特·格勒兹(8月21日1725-41805月)的肖像,风俗和历史画的法国画家。
Jean-Baptiste Greuze Self Portrait.jpg
自画像(Louvre)
生于1725年8月21日
Tournus,法国
1805年3月4日死亡(79岁)
卢浮宫,巴黎,法国
传[编辑]
早期生活
格鲁兹出生于勃艮第市场镇Tournus。他一般被称为形成自己的才华;在早年,他的倾向虽然受到父亲的挫败,却受到里昂艺术家格隆顿(Gronter)的鼓舞,格隆顿(Grondom)在一生中享有很高的声望,像肖像画家一样。格兰顿不仅说服格鲁兹的父亲让位于他儿子的意愿,并允许男孩陪同他作为他的学生到里昂,但是,当他以后他离开里昂去巴黎时,格兰登带着年轻的格鲁兹。 1]

Greuze在巴黎成立,从皇家学院的生活模式工作,但没有引起老师的注意;当他制作了他的第一张照片时,LePèrede famille Explorant la Bible a ses enfants,相当的怀疑感觉到并表明了他在生产中的份额。同级别的其他更出色的作品,Greuze很快成立了他的主张,超越了比赛,并获得了知名鉴赏家La Live de Jully的通知和支持,她是Epinay女士的兄弟。在1755年,Greuze展出了他的Aveugletrompé,由雕塑家Pigalle提出,他立即被学院的agréé。[1]


吉他手(1757),华沙国家博物馆。
在同一年结束时,他与法国路易斯·古根特(AbbéLouis Gougenot)合作,离开了意大利的法国。 Gougenot熟悉艺术,受到院士的高度重视,院士在与Greuze的旅程中,由于在神话和讽喻中的学习,选出了他的身体荣誉成员;据说他在这些方面的获得被他们大部分利用,但是对于格鲁兹来说,他们是有疑问的优势,而且他在Gougenot的公司访问意大利并没有获得胜利。为了沉默那些以愚昧的风格对他征税的人,他承诺了这一点,但意大利对1757年的沙龙作出的整体贡献表明他已经陷入了错误的轨道,而他迅速回到了他的第一个灵感来源[1]

与学院的关系
1759年,1761年和1763年,格鲁兹展出了不断增长的成功;在1765年,他达到了他的权力和声望的顶峰。在那一年,他有不少于十三件作品,其中可能被引用为“La Jeune Fille qui pleure son oiseau mort”,“La BonneMère”,“Le Mauvais fils puni”(Louvre)和“La Malediction paternelle” (卢浮宫)。学院有机会按格鲁泽的文凭画像,因为他的执行时间已经很久了,禁止他在墙上展出,直到他遵守规定。 “我看过这封信,”狄德罗说,“这是一个诚实和敬畏的榜样,我看到了格鲁兹的回应,这是一种虚荣和无礼的榜样:他应该用杰作来支持,这正是什么他没有做。“[2] [1]

与学院的关系
1759年,1761年和1763年,格鲁兹展出了不断增长的成功;在1765年,他达到了他的权力和声望的顶峰。在那一年,他有不少于十三件作品,其中可能被引用为“La Jeune Fille qui pleure son oiseau mort”,“La BonneMère”,“Le Mauvais fils puni”(Louvre)和“La Malediction paternelle” (卢浮宫)。学院有机会按格鲁泽的文凭画像,因为他的执行时间已经很久了,禁止他在墙上展出,直到他遵守规定。 “我看过这封信,”狄德罗说,“这是一个诚实和敬畏的榜样,我看到了格鲁兹的回应,这是一种虚荣和无礼的榜样:他应该用杰作来支持,这正是什么他没有做。“[2] [1]


白帽子,1780
Greuze希望被接受为一位历史画家,并且制作了一项他旨在证明他作为一个流派艺术家鄙视资格的权利的作品。这个不幸的帆布(Sévèreet Caracalla)与格鲁兹的“Jeaurat”肖像和他令人羡慕的“Petite Fille au chien noir”并列在1769年。院士收到了新成员的全部荣誉,但在仪式结束时,主任以Greuze的话说:“主席先生,学院已经接受了你,但只是作为一个流派画家,学院尊重你以前的作品这是非常好的,但她已经闭上眼睛,这是一个不配,她和你自己。“[3]格鲁泽,极大地愤怒,与他的忏悔争吵,并不再展示,直到1804年,革命已经把学院的大门开放给了世界各地。[1]


本杰明·富兰克林画像,1777年
第二年,1805年3月4日,他在极度贫困中死于卢浮宫。他已经收到了相当多的财富,他因浪费和管理不善(以及妻子的贪污)而消散,所以在最后几年他被迫要求佣金,他的权力不再让他能够携带取得成功。 “在长期被忽视的老人的葬礼上,一个年轻女子深深地掩盖着,在情绪清晰可见的情感下,被跪在棺木之前,被清除,一束不朽的东西撤回到她的虔诚之中。一份题目是:“这些由他最感激的学生提供的花朵是他荣耀的象征。那是迈尔·迈耶,后来是普鲁顿的朋友。“[4]

Greuze获得的辉煌声誉似乎已经到了,而不是他作为一个画家的成就 - 因为他的做法显然是在自己的一天当前 - 而是他所处理的主题的性质。这种回归自然,启发了卢梭对人为文明的攻击,需要艺术的表达。[1]

遗产[编辑]
狄德罗,在Le Fils naturel和Pèrede famille,试图把家庭戏剧的静脉变成舞台上的帐户;尽管他的作品像狄德罗的戏剧一样受到他们所抗议的非常人性的影响,但他试图和未能做的,Greuze在绘画中取得了非凡的成功。然而,通过他们的情绪夸张的触摸,在健康和青春的诱人的空气中,在肉体色调的新鲜度和活力下,在诱人的柔和表达中,在公司和辉煌的戏剧中道歉,简而言之,Greuze投资了他的资产阶级道德教训。[1]

“La Jeune Filleàl'agneau”确实在1865年在Pourtal的出售中获得了不少于100万瑞士法郎。格鲁兹的学生之一,勒多夫人,成功地模仿了她的主人的方式;他的女儿和孙女夫人夫人也继承了一些他的天赋传统。瓦莱里夫人在1813年发表了一个comédie-vaudeville,Greuze,ou l'accorde de村庄,她以她的祖父的生活和作品为前提,并且狄德罗沙龙除了许多其他细节之外还包含了完整的故事格鲁兹与学院争吵的长度。当时有四位最杰出的雕塑师,Massardpère,Flipart,Gaillard和Levasseur,由Greuze特意委托他的作品进行复制,但也有其他雕刻家,尤其是Cars和Le Bas的优秀作品[1] ]

文化参考

破碎的船只
在第二章亚瑟·柯南·多伊尔的福尔摩斯故事“恐惧之谷”中,福尔摩斯讨论了他的敌人莫里亚蒂(Moriarty)教授涉及格鲁泽(Greuze)的绘画,旨在说明森比亚的财富,尽管他的收入很小。 1946年的广播系列“福尔摩斯新冒险”题为“瞪羚女孩”,围绕盗窃与同名的虚构的格鲁泽绘画,由Moriarty教授策划。[5]

在豹子的第六部分,意大利作家朱塞佩·托马西·迪兰佩杜萨的小说,萨利纳的王子观看了格鲁泽的绘画,La Mort du Juste,他开始考虑死亡(作为“安全出口”,可以缓解老年人他们的焦虑),并判断周围的漂亮的女孩的垂死的男人和“衣服的混乱建议性别比悲伤...是图片的真正主题。”[6]

在弗里斯特小说“莫里斯”的第十六章中,克莱夫提到,他发现自己无法从纯粹的美学角度去处理格鲁兹的“主题”,与格鲁兹的作品与希腊雕塑家的工作形成鲜明对比。

中国作家肖毅提到Greuze的作品“破碎的投手”,在她的小说“蓝指甲”的前半部分。在Jean-Paul Sartre戏剧“尊重妓女”的第一幕中也提到了“破碎的投手”。

Greuze在他的1929年的“甜心”中,从“19世纪的茱莉叶甜甜”中的歌曲“我们都穿A绿色康乃馨”中被提及,“我们相信艺术,/虽然我们是分开的/从愚蠢的人 我们喜欢Beardsley和Green Chartreuse。/(...)褪色的男孩,j aded的男孩,可能会有什么/艺术是我们的灵感/因为我们是“九十年代”是同性恋的原因, 我们都穿着绿色的康乃馨。“

展览[编辑]
埃德加·门哈尔(Edgar Munhall)组织了第一个专门针对艺术家的大型展览:“Jean-Baptiste Greuze,1725-1805”(1976-1977)。[7] 展览在哈特福德的Wadsworth Atheneum开幕,然后前往旧金山加州荣誉军团和第戎博物馆美术学院。[8] 在2002年,第一届Greuze绘画展在纽约的Frick Collection举行。 也是由Munhall组织的,他写了目录[9]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隐士或念珠的分配器
The hermit or The distributor of rosaries
让 - 巴蒂斯特·格勒兹
隐士,或念珠经销商
估计1?1.5万美元
 已售拍。082美元(成交价与买方保费)
让 - 巴蒂斯特·格勒兹
图尔尼1725年至1805年巴黎
隐士,或念珠经销商
刻左下与库存数量Kushelev-Bezborodko收藏:99
布面油画
Jean-Baptiste Greuze
THE HERMIT, OR THE DISTRIBUTOR OF ROSARIES
Estimate  1,000,000 — 1,500,000  USD
 LOT SOLD. 1,082,500 USD (Hammer Price with Buyer's Premium)
Jean-Baptiste Greuze
TOURNUS 1725 - 1805 PARIS
THE HERMIT, OR THE DISTRIBUTOR OF ROSARIES
inscribed lower left with the inventory number of the Kushelev-Bezborodko collection: 99
oil on canvas
44 1/2  by 58 in.;  113 by 147.5 cm.
目录注
在大约十年的时间里,从1775年开始,格鲁兹就画出了他最有名望的一些着名的照片,一切都是“peinture士气”,或者像Munhall所描述的那样,他们描绘出了“道德的风格画”。1其中包括这些隐士或经销商的玫瑰,大约1780年,由于其不寻常的主题和其杰出的出处,脱颖而出。这幅画可能是由18世纪末最活跃的法国艺术家最重要的收藏家之一Marquis deVériRaionard委托的.2相对于1788年的亨利·马莱(Henri Marais)的雕刻,献给了侯爵的姊姊约瑟夫·阿方斯deVéri最有可能向Greuze提出建议,因为它比大多数艺术家的绘画更为公然的宗教和天主教。
隐士设在一个岩石景观中,中央人物,一位老年人Capuchin修道士,将大量的女孩和年轻女子分发念珠。尽管在户外,现场的人物拥挤在前方的一条溪流和后面较高的地面之间的狭窄空间。右边的小块天空由一个大的平原十字架主导。这些女孩正在把食物带到隐士 - 一篮子的鸡蛋,一只活鸡 - 作为回报,他正在给他们一个念珠和奖牌,他从一个英俊的年轻学者持有的一个盒子。这些女孩穿着普通的礼服,除了最接近隐士的两个人都是白色的外,他们正在接受他的念珠,准备他们的确认。
这个主题是慈善,慷慨和美德的一个:年轻女性正在对隐士进行身体护理,而他却给予他们精神上的奖励。叙述中涉及的大量数字使格鲁兹有充分的机会做他最好的事情:描述他戏剧中演员的身体和道德品格。在这样做的时候,他提出了一系列的对立:青春期和老年,女性和男性,公平和灰熊。隐士,尽管他的年龄,在精神和身体上是主导的。他是一个非常大的人物,如果他站在那里,谁会站在女孩身上。他的手是接受念珠的女孩的两倍,她乖乖的交给他的手势。老人与格吕兹的许多国内戏剧中的善良但相当薄弱的父亲人物几乎没有什么共同之处。相反,他厚厚的胡须和向下的凝视类似于帕皮尼安,帕特里那人,普拉多保卫队的强大和良性的省长,在Greceze提出了1769年,在Musée的Académieroyale de peinture et de雕塑,Septimus Severus Reproach Caracalla的morceau deréception卢浮宫,巴黎。紧接在隐士旁边,跪下一个微妙而有些有意义的年轻小弟弟,两者之间的对比不能更大。来年龄大约八岁的女孩,直到青春期。有些人相当害羞,有些人注意到他,而其他人似乎很惊讶,几乎吓坏了他。在左边的三重奏中,一个肮脏的元素也在滑落,因为两个同伴把中间的女孩拉近了旧的修士。
格鲁兹为现在的工作做了一些准备工作;其中一个隐士自己保存在巴黎卢浮宫博物馆。在正方面是一个快速而有力地研究整个人物,而在这个例子上,他的长袍的褶皱更加详细的工作 - 尽管在完成的工作中再次被修改。画面相当广泛,颜料迅速应用。背景和大部分帷幔相当黑暗,但Greuze增添了更明亮的肉色和更轻的衣服,增添节奏和焦点。组成的中心点是隐士伸出来,将念珠悬挂在等待女孩的手腕上。正如詹姆斯汤普森如此恰当地描述的那样,“她是四肢生活念珠的最高十字架,四肢中形成了奢华的情感和情感表达。”3
 参见文献E. Munhall,1964,p。他提到1763年的狄德罗沙龙,他暗示Greuze创造了一种新的绘画风格。
参见文献,B.B.Bailey,2002,p。 101。
参见文献J.汤普森,1989/90,p。 36。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小黄金数学家年轻数学家
Le petit mathématicien or The young mathematician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法国画家 Jean Baptiste Greuze (French, 1725–1805) - 文铮 - 柳州文铮
年轻的女孩与鸽子,黄绿博物馆在杜埃。
La jeune Fille à la colombe, musée de la Chartreuse de Douai.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