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州文铮

CANTOR SET&ART

 
 
 

日志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2017-06-02 12:54:25|  分类: 美术绘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马丁·约翰逊·海德(Martin Johnson Heade)(1819年8月11日 - 1904年9月4日)是美国画家,以他的盐沼风景,海景和热带鸟(如蜂鸟),以及莲花和其他静物。他的绘画风格和主题虽然源自时代的浪漫主义,被艺术史学家所认为是与同龄人的重大偏离。

Heade出生在宾夕法尼亚州的Lumberville,是一名店主的儿子。他与爱德华·希克斯(Edward Hicks)和托马斯·希克斯(Thomas Hicks)一起学习。他最早的作品是在20世纪40年代制作的,主要是肖像画。他作为一名年轻人多次前往欧洲,成为美国海岸的流动艺术家,于1841年在费城和1843年在纽约展出。与哈德森河学派的艺术家的友谊导致了对景观艺术的兴趣。 1863年,他计划出版一批巴西蜂鸟和热带花卉,但该项目最终被放弃。他之后多次到热带地区,继续画鸟和花。 Heade于1883年结婚,并搬到佛罗里达州的圣奥古斯丁。他的这个时期的主要作品是佛罗里达风景和花朵,特别是放在丝绒布上的木兰花。他在1904年去世。他最着名的作品是描绘新英格兰盐沼的光影。

Heade在他一生中不是一个广为人知的艺术家,但他的作品在20世纪40年代吸引了学者,艺术史学家和收藏家的注意。他很快被公认为是美国的主要艺术家。虽然经常被认为是哈德逊河学派艺术家,但一些批评家和学者对这种分类却是例外。 Heade的作品现在在主要的博物馆和馆藏。他的绘画偶尔在不太可能的地方发现,如车库销售和跳蚤市场。
Martin-johnson-heade.jpg
出生于1819年8月11日
宾夕法尼亚州Lumberville
死于1904年4月4日(85岁)
佛罗里达州圣奥古斯丁
美国国籍
以绘画,景观艺术,静物闻名
着名工作Cattleya兰花和三只蜂鸟;
阳光和阴影:纽伯里沼泽地;
蓝色天鹅绒布上的巨型木兰
运动哈德逊河学校(偶尔有争议);
Luminism
赞助人亨利·莫里森·弗格勒(Henry Morrison Flagler)

童年与早期职业[编辑]
Heade出生(1819年),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兰伯维尔(Lumberville)长大,宾夕法尼亚州巴克斯县的特拉华河是一个小村庄。[2]直到20世纪50年代中期,他的家人经营着现在叫做Lumberville商店和邮局,这个村庄的唯一一家商店。名字的家庭拼写是Heed。

Heade从民间艺术家爱德华·希克斯(Edward Hicks)接受了他的第一次艺术培训,他们住在附近的牛顿,也许还有爱德华的表弟托马斯·希克斯(Thomas Hicks)[2]希德在1839年画画;他最早知道的作品是那年的肖像。[2]他前往罗马旅行了两年。他首先在1841年在费城宾夕法尼亚美术学院展出他的作品,并于1843年在纽约的国家设计学院再次展出他的作品[2] Heade于1848年开始定期参加欧洲巡回演出,并于1859年在纽约定居,成为巡回演出的艺术家。[3]

过渡到山水画[编辑]

唱歌海滩,马萨诸塞州曼彻斯特,1862年
大约1857年,海德对景观绘画感兴趣,部分原因是与新罕布什尔州白山地区的艺术家约翰·弗雷德里克·肯塞特(John Frederick Kensett)和本杰明·康尼(Benjamin Champney)会面。 Heade搬到了纽约市,并在第十街工作室建造了一个工作室,那里是许多当时着名的哈德逊河学校艺术家,如Albert Bierstadt,Sanford Gifford和Frederic Edwin Church。[2]他与社会和专业熟悉,并与教会建立了特别密切的友谊。风景最终将构成Heade总作品的三分之一。[2]

热带主题

Cattleya兰花和三只蜂鸟,1871年
Heade对热带地区的兴趣至少部分受到教会纪念性绘画安迪斯之心(1859年)的影响,现在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收藏中。 Heade从1863年到1864年在巴西旅行,在那里他绘制了一系列广泛的小作品,最终超过四十幅,描绘了蜂鸟。他为这本系列作了一本名为“巴西宝石”的书,但由于经济困难,Head对于复制品质量的担忧,这本书从未出版过。然而,赫德在1866年经历了两次,回到了尼加拉瓜,1870年到哥伦比亚,巴拿马和牙买加。他继续画热带鸟类和郁郁葱葱的树叶的浪漫作品进入他后期的事业。

盐沼场景[编辑]

阳光和阴影:纽伯里沼泽,1871-75
Heade对景观的主要兴趣以及他今天最有名的作品是新英格兰沿海盐沼。与典型的哈德逊河学校显示风景秀丽的山脉,山谷和瀑布相反,Heade的沼泽景观避免了对宏伟的描绘。他们把重点放在水平辽阔的风景,并采用重复的图案,包括小干草堆和小矮人。 Heade还集中在他的沼泽场景中描绘光和气氛。这些和类似的作品已经导致一些历史学家将赫德作为一个发光家画家来表征。 1883年,Heade搬到了佛罗里达州的圣奥古斯丁,并以其主要景观为对象,在周边的亚热带沼泽地。

后期生活和静物

蓝色天鹅绒布上的巨型木兰,1890年
Heade于1883年结婚并搬到了佛罗里达州的圣奥古斯丁。[2]他留在那里继续画,直到他在1904年去世。[2]在他在圣奥古斯丁的晚年,希德画了许多南方花的静物,特别是放在天鹅绒上的玉兰花。这是自19世纪60年代以来,Heade发展起来的对静物的兴趣的延续。他早期在这个类型中的作品通常描绘了布置在布满盖布的桌子上的中等大小的华丽花瓶中的花朵。豪德是唯一一个19世纪美国艺术家,在静物和景观中创造如此广泛的工作。赫德在1904年在圣奥古斯丁死亡。[4]

哈德森河学院
艺术史学家们对于Heade是哈德逊河学派画家的共同观点已经不同意了,这是哈代逊河画家在1987年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参加哈德森河学校景观的地标性展览时所提供的广泛货币的观点。


乔治湖,1862年
Heade的着名学者和Heade的目录着作权人Theodore E. Stebbins,Jr.在1987年的展览后写了几年,“其他学者 - 包括我在内 - 越来越多地怀疑,Heade最有用地被视为在该学校内“。

根据Heade目录的理由,只有约40%的画作是风景画。其余的大部分仍然是生活,鸟类画和肖像画,与哈德逊河学派无关的科目。 Heade的景观,也许只有25%的人处理了传统的哈德逊河学派课程。

希德对哈德逊河画家的地形准确观点的兴趣较少,而是侧重于情绪和光线的影响。 Stebbins写道:“如果岸上的绘画以及更传统的作品,可能会让人把哈德思想成一个哈德逊河学校的画家,这个[沼泽的场景]清楚地表明他不是。”[5] ]

遗产和收藏[编辑]
Heade在他的时代不是一个着名的艺术家,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几乎被遗忘了。[2]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重新唤醒19世纪美国艺术的兴趣激发了他对他的工作的新的欣赏。 Heade的作品特别受到1943年他在Narragansett海湾(1868年)的雷阵雨中的展览的关注,作为现代艺术博物馆“美国浪漫绘画”的一部分。艺术史学家已经认为他是他这一代最重要的美国艺术家之一。他的作品启发了当代艺术家,比如David Bierk和Ian Hornak。

他的作品有美国最大的博物馆,其中包括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的美术博物馆,拥有美国最杰出的作品集,其中包括约30幅画,以及众多的绘画和素描本;纽约市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美国国家美术馆在华盛顿特区

1955年,艺术史学家和麦克白画廊主任罗伯特·麦金太尔(Robert McIntyre)向史密森学会的一部分美国艺术档案馆捐赠了一幅Heade个人报纸。这些论文除其他外,还包括Heade的素描本,笔记和他的朋友和同事艺术家Frederic Edwin教会的信件。 2007年,这些论文被数字化,并可在网上访问作为Martin Johnson Heade论文在线。

在1999年和2000年,Heade是由T??heodore E. Stebbins Jr.组织的一个主要展览的主题。它从波士顿的美术博物馆到华盛顿的国家美术馆,最后在洛杉矶县艺术博物馆。

2004年,Heade荣获美国邮政局的一张邮票,其中包括他1890年的油画油画“蓝色天鹅绒布上的巨型木兰”。[6]如Stebbins在其着作中指出,Heade的作品也被复制了并广泛伪造。然而,应该指出的是,由于Heade一生中不受欢迎,所以几乎没有同时代人模仿他的工作。因此,20世纪的副本很容易被认为是假货,因为油漆几十年来变干和变硬。

Heade作品发现[编辑]
西奥多·斯蒂宾斯小姐现在在哈佛大学艺术博物馆的美术馆策展人写道:“一直以来对于Heade的作品的研究令人兴奋的事情之一就是他的绘画继续在车库销售中出现和全国各地的其他不可思议的地方,以弗雷德里克·教堂和约翰·肯塞特的作品没有。 Stebbins推测,这是Heade对中产阶级买家的普及,以及他在全国广泛分发作品的意图。在更加壮观的Heade发现中有:

目前在得克萨斯州沃思堡的阿蒙·卡特博物馆收藏的纳拉甘塞特湾的雷暴最初是由纽约市艺术品经销商维克托·史克斯(Victor Spark)于1943年在纽约Larchmont的一家古董店里发现的。
蓝色天鹅绒和切诺基玫瑰的玉兰花开始于私人收藏,于1996年在亚利桑那州的一家房地产销售中以60美元的价格收购。他们当年晚些时候在佳士得的拍卖行卖出了937,500美元和134,500美元。
蓝色毛绒上的两个木兰绒最初是以1989年的威斯康辛州人民币售价29美元,在1999年以佳士得拍卖行售出,价格为882,500美元。现在是弗吉尼亚州布里斯托尔的詹姆斯·麦克罗特林的收藏品。
黄金天鹅绒布上的木兰花被用来覆盖印第安纳州居民多年的一个洞。所有者在玩艺术相关的棋盘游戏后对这幅画的价值感到好奇,并且与纽约艺术画廊证实了它的真实性。[7]休斯敦美术馆于1999年以1,250,000美元的价格购买了这项工作。
2003年在波士顿地区居民的阁楼发现了一个名为“河流景观”的未命名的海滩盐沼风景,在当地拍卖行以1,006,250美元的价格出售在艺术品经销商处,并在PBS电视节目“Find !”。它是由私人收藏家购买的,现在正在马萨诸塞州剑桥的Fogg美术馆观看。
2004年,佛罗里达州的一名女性被通知了“查找!”上的“赫德”发现。她的儿子问了一个小小的6×12英寸的景观,挂在客厅里。她已故丈夫在20世纪70年代在圣奥古斯丁购买了几美元的绘画,被认定为晚期的赫德德沼泽地貌。拍卖会以218,500美元的价格出售给艺术品经销商。
2006年在马萨诸塞州的一座阁楼上发现了一幅画,并在Fall River当地拍卖。这幅画由西奥多·斯蒂宾斯博士(Heod)博士鉴定,于1883年至1890年间在佛罗里达州的圣奥古斯丁画画。它于2006年11月22日售出$ 198,000 [需要引用]。
 christies  Martin Johnson Heade  的图像结果
c1
马丁·约翰逊·海德(1819-1904)
蜂鸟栖息在兰花植物上
价格实现
1,082,500美元
估计
60万美元 - 80万美元
马丁·约翰逊·海德(1819-1904)
蜂鸟栖息在兰花植物上
签署并注明日期Heade/1901“。 (左下)
油画在画布上
20×15?英寸(50.8×38.7厘米)
Martin Johnson Heade (1819-1904) 
Hummingbird Perched on the Orchid Plant 
Price realised 
USD 1,082,500
Estimate
USD 600,000 - USD 800,000
Martin Johnson Heade (1819-1904) 
Hummingbird Perched on the Orchid Plant 
signed and dated 'M.J. Heade/1901.' (lower left) 
oil on canvas 
20 x 15? in. (50.8 x 38.7 cm.) 
庆祝景观和静物画家马丁·约翰逊·赫德(Martin Johnson Heade)对1853年至1865年在巴西学习和绘画蜂鸟时遇到的热带植物和动物群,特别是兰花着迷,但直到返回美国后才发现1870年牙买加的国家开始考虑画花。他在1871年首次将两个元素,兰花和蜂鸟相结合,从而被认为是海德的艺术成就的高点。
正如西奥多·史蒂宾斯小说所指出的,Heade的兰花绘画与美丽一样,具有开创性和革命性。 “虽然兰花是旅行者,博物学家和插画家中的一个珍贵的植物,但在美术和流行的书籍书籍中都不为人所知,其对英国和美国的维多利亚社会的性影响似乎太强大,在Flora的词典和类似的卷中提及的场合,其含义简单地表示为“belle”。正如一本这样的书的作者写道:“在这个象征性的集合中,作者已经仔细地避免了所有无礼的暗示或双重煽动者,这可能是谦虚的,而在兰德的时代之前,兰花很少被画出来,而不是很多。” (TE Stebbins,Jr.,“生命与工作的马丁·约翰逊·海德:关键分析与目录Raisonné,纽黑文,康涅狄格,2000年,第93页)

驼鸟栖息在兰花植物上,遵循Heade为系列开发的一般模式 - 他通常强调前景物体,将它们与背景中的朦胧景观形成鲜明对比,并将兰花的柔软细腻与刺鼻,大胆的色调的鸟。在这个例子中,右边的脆弱的花朵的苍白的薰衣草,粉红色和玫瑰,和蜂鸟的喉咙,结合森林的丰富的绿色和遥远的灰色的灰色天空,真正创造了活力的感觉,自然的繁殖力

Stebbins写道:“Heade在18世纪70年代和1880年代定期绘制了兰花和蜂鸟的成分,而在19世纪90年代直到死亡的那一年更为零星,大多数后来的图片描绘了一只或两只蜂鸟的Cattleya labiata的单一粉红色的花朵,在热带山脉中看到,这些照片充满温暖和淫荡;他们与自然历史有关的颜色和气氛。 (Martin Johnson Heade的生平与工作:关键分析与目录Raisonné,103页)
在这个壮观的例子中,蜂鸟是秘鲁的秘鲁男子(Thaumastura cora),兰花是Cattleya labiata。 Heade的植物和动物生活的渲染反映了公众在十九世纪下半叶在美国出现的科学和南美的平行兴趣。鉴于1859年查尔斯·达尔文出身的“物种起源”以及弗雷德里克教会安第斯山脉心脏展在同一年的展览,包括Stebbins和Katherine Manthorne在内的学者考虑了Heade的南美绘画。不同于他更科学导向的前辈奥杜邦和约翰·古尔德,不但对于自然世界的编目十九世纪的迷恋,还有维多利亚时代的自然丰富和潜在的力量,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图。1
赫德先生和夫人的照片与佛罗里达州圣奥古斯丁的赫德夫人的手杖有一只蜂鸟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图。2
马丁·约翰逊·海德,巴西森林,油画布,201/16 x 16英寸,罗德岛设计学院,普罗维登斯,罗德岛,先生和夫人C. Richard Steedman先生的礼物(68.052)
1-4
HELEN MARX地产的财产
马丁·约翰逊·海德
1819 - 1904年
ORCHIDS和HUMMINGBIRDS
估计50万 - 70万美元
  已售 1,986,500美元(买方专利的锤价)
马丁·约翰逊·海德
1819 - 1904年
ORCHIDS和HUMMINGBIRDS
签署了赫德爵士
油画在画布上
15分20分
(38.1×50.8厘米)
画在大约1875-90。
PROPERTY FROM THE ESTATE OF HELEN MARX
Martin Johnson Heade
1819 - 1904
ORCHIDS AND HUMMINGBIRDS
Estimate  500,000 — 700,000  USD
 LOT SOLD. 1,986,500 USD (Hammer Price with Buyer's Premium)
Martin Johnson Heade
1819 - 1904
ORCHIDS AND HUMMINGBIRDS
signed M.J. Heade, l.l.
oil on canvas
15 by 20 in.
(38.1 by 50.8 cm)
Painted circa 1875-90.
目录注
马丁·约翰逊·海德(Martin Johnson Heade)的好朋友和第十街工作室建筑的邻居弗雷德里克教堂(Frederic Church)去了南美,并回到了绘画壮观的景观,其中包括安第斯山脉(1859年)和科托帕克西(1862)。 1863年,Heade也向南走,但却有不同的议程。 1863年8月12日,波士顿记者通知读者:

哈德先生。 。即将访问巴西,画那些有翅的珠宝,蜂鸟。 。 。 。他的意图是在巴西描绘最富有和最辉煌的蜂鸟家族 - 他是如此伟大的爱好者。 。 。他只是在这样做的时候才实现了他的童年的梦想(引自由珍妮特·科美,西奥多·史蒂文斯,小马丁·约翰逊·海德(Martin Johnson Heade,1999),“热带风景”,第49页和“巴西宝石“,第71页)。

Heade的特点是与同行艺术家一样走上同一条路,然后以不寻常和完全自己的方式走出去。这位艺术家一直是一个狂热的运动员,一个猎人的小鸟,一个小游戏,一个渔夫,他的一生,激情与他的艺术作品相当。从1880年到1883年,又从1891年到1904年他去世,Heade是森林和溪流(Field and Stream的前身)的常规贡献者,使用钢笔名称“Didymus”编写专栏和信件。然而,Heade发表的大部分作品包括对运动员关注的问题的评论和意见,特别是Heade强烈反对私人狩猎和捕鱼保护,十多栏处理蜂鸟,其中包括一个在1900年的题为“将蜂鸟带到瓶子。”在1892年的一栏中,Heade向读者坦言:“从早期的童年,我几乎是蜂鸟中的一个愚蠢的人”(1975年Stebbins引用,第129页)。魅力忍耐了。赫德在1904年8月6日发表的森林与溪流的最后一栏是在他去世前一个月,题为“蜂鸟”。在圣奥古斯丁,赫德夫人的一张幸存的照片,显示她喂养一只宠物蜂鸟,当丈夫看着时,握着手里的饲养者(Stebbins,1975,无花果99和100)。

来自马萨诸塞州纽伯里波特的一位朋友詹姆斯·科利·弗莱彻(James Cooley Fletcher)(1823-1901)的朋友很可能希望哈代的巴西之行。弗莱彻不仅是一位博物学家,也是1852年在里约热内卢担任美军司令部代理秘书的外交官,然后合着一本1857年的书,巴西和巴西人。弗莱彻与巴西皇帝佩德罗二世(1825-1891),一位开明的统治者,与国际科学家和艺术家建立了友谊。因此,海德可能会前往巴西,准备好了介绍并明确目的。 Heade于1863年9月至1864年4月份留在巴西。3月份,帝国皇帝佩德罗(Dom Pedro)授予他巴西罗斯令。当Heade离开巴西时,他曾在本国的栖息地和解剖台上学习了该国的蜂鸟。他在热带地区离开热带鸟类标本,在他的工作室使用,其中有一些是南美洲其他地区的原产地。当Heade继续画背景背景的蜂鸟时,他还在1866年和1870年再次进行了南美和中美洲的两次旅行,增加了他的艺术词汇,观察鸟儿,花卉和周围的景观。
1870年之后,Heade的蜂鸟分享了他的热带花卉画布,与鸟类共同等同的关注焦点。有人猜测,这反映了达尔文对意识到所有动物,植物和矿物质创造的不可分割的补充的一部分。在画了一系列蜂鸟和激情花画后,Heade将注意力转向了兰花。兰花在巴西蓬勃发展,在那里Heade肯定看到他们,并且在英国和美国被种植。然而,花是艺术家的一个有问题的选择。 “兰花不被认为是艺术的正确主题,因为它带有一个毫无疑问的危险的性行为”(Stebbins,1975,第138页)。威廉·格尔茨(William Gerdts)指出,在维多利亚时代,以其广泛理解的花卉象征主义词汇,“兰花......不符合花卉文学的语言,这种绽放不敢说话”(“谦虚的画家”,1981年, 126)。希德没有阻止。

兰花和蜂鸟是Heade的大约五十五种已知的组合之一。 Stebbins将现代绘画描述为Heade对主题的成熟改进的典型。

他定下了一个横向组合。 。 。有一只Cattleya labiata(还有一只芽或一朵老花)和一双蜂鸟;他特别喜欢优雅的长尾Thaumastura corae(Cora的剪尾)。此外,他不再大概勾勒出他的花朵和芽,而他的自然景观变得平静,被安静的薄雾笼罩。整体粉色色调。 。 。在现场给人一种醇厚的感性平静。 (1975,pp。151-2)。

左边的蜂鸟是Thaumastura cora或秘鲁剪尾,而右边的鸟是Calliphlox紫水晶,或是紫水晶。这幅图中的兰花是Cattleya labiata,Heade最常画的属是Cattleya labiata。 1818年,巴西首先发现欧洲人在巴西长大,在英国园艺学家威廉·卡特里(William Cattley)爵士中获奖。这些鸟类和花朵,与热带荒野的树林,山脉和湖泊相媲美,主宰了帆布,在属于他们的世界中隐藏着巨大的距离,远离艺术家或观众的经历或日常关切。在Stebbins的简洁总结中:“这些作品将景观与静物的传统特征与鸟类学和植物学插图的元素结合在一起,在美国或欧洲艺术中为这些惊人的作品寻求直接的先例。”(1999,p。 8)。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马丁·约翰逊·海德美国画家Martin Johnson Heade (American, 1819–1904) - 文铮 - 柳州文铮
7-13
马丁·约翰逊·赫德1819 - 1904年
伟大的花卉日落
估计为700万 - 10,000,000美元
  已售 5,850,000美元(锤式价格与买家优先)
马丁·约翰逊·赫德1819 - 1904年
伟大的花卉日落
约翰·哈德爵士签名,日期为1887年(右下)
油画布
54 1/4乘96英寸
(137.8×243.7厘米)
Martin Johnson Heade 1819 - 1904
THE GREAT FLORIDA SUNSET
Estimate   7,000,000 — 10,000,000  USD
 LOT SOLD. 5,850,000 USD (Hammer Price with Buyer's Premium)
Martin Johnson Heade 1819 - 1904
THE GREAT FLORIDA SUNSET
Signed M.J. Heade and dated 1887 (lower right)
Oil on canvas
54 1/4 by 96 inches
(137.8 by 243.7 cm)
目录注
大佛罗里达日落
由达拉米切尔

马丁·约翰逊·海德的伟大的佛罗里达州日落在过去一百年里有两位业主亨利·莫里森·弗洛格勒和最近的阿尔弗雷德·塔布曼。 Flagler是标准石油公司的约翰·D·洛克菲勒的合伙人,负责开拓佛罗里达州东海岸铁路公司和迈阿密和棕榈滩度假城镇的发展,在那里他建造了1000间皇室庞奇纳酒店和棕榈滩酒店(在1901年更名为破碎机)在十九世纪的最后几十年。 1887年,Flagler委托Heade绘画大佛罗里达日落,以装饰由西班牙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型风格酒店Ponce deLeón,由Carrère和Hastings设计,他正在圣奥古斯丁建造。伟大的绘画是Heade职业生涯中最大的一幅画,仍然在1964年成为Flagler学院的酒店。在某些时候,这幅画被移到了Whitehall,Palm Beach的Flagler Beaux-Arts庄园,现在是亨利·莫里森·弗洛格勒博物馆。在1988年,Taubman先生在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公开出售这幅画。适当地,大佛罗里达州的日落然后返回佛罗里达州,挂在Taubman先生的西班牙复兴海滨之家,由Addison Mizner设计,1924年在棕榈滩建成。

Flagler在1883年在圣奥古斯丁遇见了Heade,当时新来的艺术家 - 64岁的时候正在探索佛罗里达州一个合适的地方,Flagler和他的第二任妻子在一起度过蜜月。在1860年代和1870年期间,赫德曾在南美洲广泛旅行,并且在他的一生和事业中,热情洋溢的郁郁葱葱的景观和鲜花仍然迷住。当他不画画时,Heade也是一个狂热的猎人和渔夫,因此佛罗里达南部的热带气候和野蛮人提供了一个丰富的自然环境,从1883年直到他在1904年去世时才生活和画画。Flagler,已经是收藏家自1879年以来,他一直在纽约从纽约Knoedler公司购买绘画的巨大规模,成为了多年来一直在采购十多位艺术家作品的赫德最慷慨的顾客之一。

1888年6月16日的信中,在1888年Ponce deLeón酒店正式开业之前,Heade写道:“为了请酒店的客人,Flagler已经搭起了一排工作室,他们已经被采取了。两位波士顿的艺术家,一个年轻的德国人,“我也是我们的分享”(正如Theodore E. Stebbins,Jr.,Martin Johnson Heade,New Haven,Connecticut,2000年第146页的“生平与作品”所引用的) 。 Heade先生接受了艺术课,并会见了富有的客人,其中许多人成为顾客。 Flagler酒店的成功以及该地区的其他几家酒店成功证明对于Heade的职业生涯来说是一个难以估量的福音。财政安全第一次,他和他的妻子伊丽莎白在他的工作室接待了招待会,并取得了一定的社会地位,除了海德的艺术成就。他不再将画作通过经销商出售给纽约和波士顿,而是把他的大部分作品卖给酒店客人,还向越来越繁荣的圣奥古斯丁镇的富裕居民出售。

伟大的佛罗里达州日落是两个热带场景之一,Heade画完成了酒店Ponce deLeón的Flagler委员会,另一个是牙买加Fern-Tree Walk(53英尺,私人收藏)的略小的视图。在1887年4月11日的一封信中,Heade写道:“我为他画了两幅景观(8英尺长),从口袋里拿出几千个,但我认为他可以忍受它”(如Stebbins所述, 2000,第150页)。根据1892年“圣奥古斯丁新先驱报”的报道,这两幅照片都挂在酒店的上部圆形大厅。

着名的Heade学者西奥多·史蒂宾斯(Theodore E. Stebbins)写道,这幅画是对这幅画的最佳语境分析之一,将其与美国历史上十九世纪山水画传统的其他创作相结合。这将很难改进:他写道:“在伟大的佛罗里达州日落,也许是他一生中最大的画布,艺术家为他量身定做;事实上,在旷野沼泽中灿烂的黄昏的效果几乎是强大的戏剧性的。这幅画是出人意料的,原因很多,其中最重要的还是Heade当时的年龄(他是六十七岁),他的能力克服了十多年来一直在玷污他的风景的贫瘠之情。此外,佛罗里达州日落被认为是一个英雄超自然的超自然的庆典,因此是一个精神继承者,如托马斯·科尔的1836年的奥克斯,乔治·伊尼斯的和平和丰盛的1867年,当然,整个系列的北美和南美的风景由教会。

“事实上,Heade的画面是美国现实景观艺术的最后一个盛大姿态,与Bierstadt的当代作品(如1888年的”最后的水牛“)不同,Heade的绘画是Cole和Church的荒野绘画的值得和真正的继承者;不仅是它的戏剧性的色彩,而且在那里,人们的存在并不知道的一个馥郁的荒野,被誉为在旷野教会的暮光二十五年前达到自然高潮的最后一幕。不仅如此,Heade的笔法比之前的泽西沼泽场景更紧密,但组合包括有效利用左前景中的睡莲,水中更远的鸭子和白鹭等相对较小的细节,在同一时间,没有一个现实世界的细节,可读的部分被看到,就像在教会的工作中一样,Heade是一个效果图,最好从一个distan ce,给了壮观的云层,以及淹没的红橙色的色调,填满了大帆布,决定了天空和水的颜色“(Theodore E. Stebbins,Jr.,”Martin Johnson Heade的人生与作品“纽黑文,康涅狄格,1975年,第161-62页)。

将“佛罗里达大日落”视为艺术家的产物,是抓住Flagler委员会作为持久和最终声明的机会的诱惑。这幅画的巨大规模,以及它的称号,表明了人生工作的高潮,并试图重新审视美国山水画的盛大传统,这已经在这个时代过去了。日落的辉煌但褪色的光线在组成的中心剪影一根连根拔起的树木;它的扭曲的根源,Heade热带革新的破坏的树木图案,刺穿了水表面的镜面般的完美,当他们从沼泽的原始深度出来。在Salvator Rosa,Cole和Church之后,Heade重现了这个古老的象征,暗示了这个寂静暗淡的景观中的蹂躏和时间的流逝。

Heade的生平和事业(1819-1904年)在1887年间跨越了整个十九世纪,在最后一个季度出生于哈德逊河山水画学院的衰落,甚至在美国最着名的艺术家的流行风景,弗雷德里克教堂(1826-1900)失去了对公众的呼吁。 Church和Heade是终身的朋友和记者,直到1900年教会去世为止。他们在19世纪50年代末遇到了Heade来到纽约,教堂已经是艺术界闪闪发光的穹苍中的明星。从1866年至1879年,他们在第十街工作室大楼分享了一个工作室,这是美国艺术家的地点。

当Heade发展自己的原始风格和主题时,他像许多同时代人一样深受教会的影响。在十七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教会开始花费大量的时间在奥拉纳,他在哈德森的壮丽的庄园,远离第十街工作室;到1880年,Heade已经离开了工作室大楼,并在未来三年内恢复了他的流动生活方式,在东海岸的酒店和寄宿房间之间移动。在1882年12月的一系列信件中,他写道:“看起来好像我再也不会定居了。自从我在教堂离开了第十大街的工作室以来,我一直是地球上的一个流浪汉。他完全失去了健康和精神......我已经漫长了很久,以至于我处于非常不安的境地,在任何地方都无法满足“(如Stebbins,2000年第140页)。

到1883年,教会的类风湿关节炎阻碍了他的绘画能力,而希德已经设法为自己创造了新的生活,在圣奥古斯丁永久结婚和定居。在他一生中第一次找到一个既定的,安全的艺术家,Flagler委员会给了Heade机会,画出他曾经尝试过的最大的作品,并证明了原住民风景传统,这种传统已经界定并继续定义了美国艺术19世纪。

苏富比想感谢达拉·米切尔(Dara Mitchell)为现在的作品撰写目录文章。

Dara Mitchell是苏富比美国绘画,绘画和雕塑部门的前任负责人。
 
图。 1
酒店Ponce deLeón在圣奥古斯丁,佛罗里达州,1800s?Corbis
 
图。 2
阿尔弗雷德·塔布曼的棕榈滩家。摄影?Steven Brooke Studios
 
图。 3
暮光之城在荒野,1860年。弗雷德里克·埃德温教堂(美国,1826-1900)。油画布101.6 x 162.6厘米。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威廉·马尔拉特先生和夫人基金会1965.233
 
图。 4
阿尔弗雷德·塔布曼的棕榈滩家。摄影?Steven Brooke Studio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