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州文铮

CANTOR SET&ART

 
 
 

日志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2017-05-04 14:48:24|  分类: 美术绘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乔治斯·布拉奎(/brɑ?k/;法语:[b?ak]1882年5月13日至31日1963年8月)是一个主要的20世纪法国画家,Collagist,制图员,版画家和雕塑家。艺术史他最显著的贡献是在他与野兽派约于1906年,并在任职期间,他在立体主义的发展起。布拉克的工作恩特雷里奥斯1908年和1912年的相关étroitement与德子的同事巴勃罗·毕加索。他们各自的立体派作品是难以区分的很多年,但安静的那种布拉克的部分被毕加索的名气和知名度黯然失色。[1]
乔治·布拉克(法国人,出生于1882年5月13日,死于1963年8月31日)是一位画家和雕塑家,他对艺术史的重要贡献是他在立体主义发展中的作用。生于阿根廷,布拉克在勒阿弗尔长大,在那里训练成为一位装饰家和房屋画家,就像他的父亲和祖父一样。不过,他还从1897年到1899年在勒阿弗尔艺术学院学习绘画。1900年,布拉克以装饰师的身份搬到巴黎去学徒,随后在阿波德·休伯特(AcadémieHubert)上学习,直到1904年,他遇见了法国艺术家玛丽Laurencin和Francis Picabia。在巴黎,布拉克被吸引到诸如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和安德烈·德兰(AndréDerain)这样的淡水河流的工作中,这位年轻的艺术家采用了松散结构的形式和辉煌的色彩。

保罗·塞尚(PaulCézanne)后期的风景,布拉克也越来越受到影响。沙龙汽车公司的1907年的塞尚回顾大大影响了巴黎前卫的方向,迎来了立体主义的发展。

布拉克的油画从1908年到1913年被注意到几何和零散的视角,质疑当时艺术表现的标准。布拉克在1907年秋天遇见毕加索,并于1909年开始与他密切合作;该协会将加速艺术家对立体主义思想的探索。两位艺术家蒙马特的两位居民都生产了大部分顺序形式的单色画,有时与其他作品无法区分。布拉克和毕加索于1912年开始尝试制作复印和拼贴画。两位艺术家之间卓有成效的合作持续到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当时布拉克离开巴黎参加法国军队。布拉克在战争中受重伤,于1917年恢复绘画。

他的高度个人风格将在余下的时间里继续演变,如绘画,图形和雕塑等媒体,逐渐摆脱立体派抽象的更加抽象,并引入更多比喻元素。在1963年去世时,布拉克被认为是巴黎学院的导师,也是当代艺术的领导者。
Georges Braque, 1908, photograph published in Gelett Burgess, The Wild Men of Paris, Architectural Record, May 1910.jpg
乔治斯·布拉奎在1908年
盖利特·伯吉斯的摄影(EN)
Georges Braque en 1908
Photographie de Gelett Burgess (en)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翁弗勒尔布拉克在那里度过他的假期从1904年
Honfleur où Braque passe ses vacances à partir de 1904
早年生活[编辑]
乔治斯·布拉奎在阿让特伊,瓦勒德瓦兹出生于1882年5月13日。他在勒阿弗尔长大,接受的是装修像他的父亲和祖父。不过,他研究了澳大利亚游泳绘画艺术的过程中,在巴黎高等美术学院在勒阿弗尔晚上,约1897年至1899年在巴黎,他师从一个装饰,并被授予他的证书于1902年第二年,他参加了亨伯特学院澳大利亚游泳在巴黎,并涂有多达1904正是在这里,他把那玛丽·劳朗西和弗朗西斯·皮卡比亚。[1]

野兽派[编辑]

乔治斯·布拉奎,1908年,和树屋(房子在L'埃斯塔克),布面油画,40.5 X32.5厘米,现代的里尔博物馆,当代和局外人艺术

乔治斯·布拉奎,1908年,高架桥L'埃斯塔克(高架桥在L'埃斯塔克),油画,73×60厘米,艺术特拉维夫博物馆

乔治斯·布拉奎1908沐浴者(格兰德怒江,大型裸体),布面油画,140×100厘米,现代艺术国家博物馆,蓬皮杜艺术中心,巴黎
布拉克最早是印象派的作品,看到进球后,由工作在1905年被称为“野兽派”(野兽)的艺术团体展出,他已adopté野兽派风格。野兽派,一组包括亨利·马蒂斯和安德烈·德兰等,使用绚丽的颜色来代表情绪反应。 MOSTétroitement布拉克曾与画家拉·达和奥森·弗里斯斯,谁共享勒阿弗尔布拉克的家乡,制定一个较为柔和的野兽派风格。 1906年,布拉克移动了与Friesz到L'埃斯塔克,安特卫普和家庭勒阿弗尔画。[1]

五月1907年,他成功地显示出独立沙龙的野兽派风格的作品。香格里拉即使得到一年,布拉克的风格开始缓慢演进,因为他EST devenu塞尚曾在1906年去世,他的作品在巴黎展出首次在大规模,博物馆般的回顾展月1907年1907年塞尚的影响回顾在秋季沙龙极大地影响巴黎的前卫艺术家,导致和立体主义的出现。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斯·布拉奎,1906年,欧莱雅奥利维尔埃斯塔克附近(橄榄树埃斯塔克附近)。这一幕的至少四个版本分别由布拉克绘,魁之一是从巴黎市现代艺术博物馆失窃五月期间,2010年[2]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斯·布拉奎,1907-1908,高架桥在L'埃斯塔克(高架桥埃斯塔克),布面油画,65.1 X80.6厘米,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学院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斯·布拉奎,1908年,和树屋(房子在L'埃斯塔克),布面油画,40.5 X32.5厘米,现代的里尔博物馆,当代和局外人艺术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斯·布拉奎,1908年,高架桥L'埃斯塔克(高架桥在L'埃斯塔克),油画,73×60厘米,艺术特拉维夫博物馆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斯·布拉奎1908沐浴者(格兰德怒江,大型裸体),布面油画,140×100厘米,现代艺术国家博物馆,蓬皮杜艺术中心,巴黎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乔治斯·布拉奎,1909年末,静物与节拍器(静物与曼多拉和节拍器),布面油画,81 X54.1厘米,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从伦纳德·A·劳德立体派收藏礼品
立体主义[编辑]

乔治斯·布拉奎,1909年末,静物与节拍器(静物与曼多拉和节拍器),布面油画,81 X54.1厘米,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从伦纳德·A·劳德立体派收藏礼品

乔治斯·布拉奎,1909年至1910年,吉他(Mandora所述的Mandore),油画,71.1 X55.9厘米,泰特,伦敦

乔治斯·布拉奎,1910小提琴和烛台,现代艺术旧金山博物馆
的1908-1912布拉克的作品反映了他在几何和同步角度新的兴趣。他进行的光线和??角度审视和画家用它来代表论文影响的技术手段集聚效应紧张的一年的研究中,似乎发行的艺术公约大多数的标准。在他的城市场景,例如,布拉克经常减少一年建筑结构的几何形状近似立方体,但呈现的信息和通信技术阴影,因此,它期待平面和通过分割图像的立体感。他在L'埃斯塔克的画栋表现为这一点。

1909年开始,布拉克开始与巴勃罗·毕加索曾豆类画开发了类似的原立体派风格的工作étroitement。当时,毕加索,高更,塞尚,非洲面具和伊比利亚雕塑的影响,而布拉克正在制定多角度的塞尚的想法主要有兴趣。 “毕加索和布拉克的作品的比较在1908年揭示与毕加索阙乐效德子的遭遇更加快和加大对塞尚的想法布拉克的探索,而不是转移他在任何必要的思维方式。” [3]布拉克的必要主题是普通的对象他已经知道实际上永远。毕加索庆祝动画,而布拉克庆祝沉思。[4]因此,立体主义的发明是加盟的努力恩特雷里奥斯毕加索和布拉克,然后蒙马特高地,巴黎的居民。这些都是艺术家的手式的创新。在10月或1907年11月会议之后,[5]布拉克和毕加索,特别是开始于1908年生产的单色和多方面的形式复杂的图案绘画两位艺术家在立体主义的发展工作,现在被称为立体主义分析。

发生ICT发展的一个决定性的时刻在1911年夏天,[6]当乔治斯·布拉奎和巴勃罗·毕加索在法国比利牛斯山脉的内容画并排塞雷的,每个艺术家生产的画作,是很难 - 有时不按实际上从这些的区分L'他者。 1912年他们开始与拼贴实验和布拉克发明了纸胶合技术。[7]

法国艺术评论家路易斯·沃克斯塞尔斯使用的术语“立方怪异”在1908年看到后由布拉克图片。他将其形容为“充满小立方体”。术语“立体主义”,1911年第一次宣判,参照艺术家在独立沙龙很快得到了广泛的应用目标,毕加索和布拉克没有采纳它最初参展。艺术史学家埃恩斯特·戈布里奇形容立体主义“最激进的尝试,以杜绝歧义和执行的画面,一个人造建筑,彩色帆布的一个读数。” [8]立体主义蔓延的风格迅速在巴黎和欧洲。

两位艺术家的富有成效的合作继续两人一起曾为étroitement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开端于1914年当应征入伍布拉克与法国陆军。在1915年5月,布拉克接到重型颅脑损伤在卡朗西战斗遭受痛苦和暂时失明。[9]他是环锯,并要求恢复长时间。

事情毕加索和我说要一个评论另一个在那些年里不会再这样说,而且即使他们是,没有人会理解EM了。这就像被拉拢在一起的山上。

- 乔治斯·布拉奎[10] [11]

后来工作[编辑]
恢复布拉克画于1916年下旬独自工作,他开始缓和立体主义的苛刻抽象。他以绚丽的色彩,纹理表面开发出更多的个人风格caractérisée,和之后他迁往人物的诺曼底海岸-的再现。他画了许多静物科目在这段时间内,保持他对结构的重视。这方面的一个例子是他1943年的工作蓝吉他,魁在艾伦纪念美术馆挂起。[12]在他恢复,他EST devenu立体派画家胡安·格里斯的亲密朋友。

他继续在其余的德子的生活工作,产生了相当数量的绘画,图形和雕塑。布拉克,马蒂斯一起被记入巴勃罗·毕加索引入到芬南德·莫洛,大多数他本人在20世纪40年代创建和50年代分别在Mourlot工作室制作的版画和书籍插图。 1962年布拉克与主版画家阿尔多·克罗梅尔林克一起创造他的一系列版画名为Aquatints和鸟类的顺序(鸟类的数量级),[13]魁由诗人圣琼·佩斯的文本accompagné。[14]

布拉克1963年8月在巴黎去世有31。他被埋葬在圣瓦列里的教会在瓦朗日维尔滨海,诺曼底的窗户,他设计的墓地。布拉克的作品在大多数世界各地的大型博物馆。

风格[编辑]
布拉克认为一位艺术家经历了美丽的“...在体积,线条,质量,重量以及通过美丽[他]解释主观印象...”[15]他描述了“对象粉碎成碎片... [...]一种最接近物体的方式...碎片帮助我建立空间和空间的运动“[16]他采纳了一个单色和中性调色板,认为这样的调色板将强调主题。

虽然布拉克开始他的职业生涯绘画风景,在1908年,他与毕加索一起发现绘画静物的优点。布拉克解释说:“开始专注于静物,因为在静物中你有触觉,我几乎可以说一个手动的空间......这回答了我一直不得不接触的事情,而不仅仅是看到他们...在触觉空间中,您可以测量距离对象的距离,而在视觉空间中,可以测量彼此间的距离。这就是很久以前,从景观到静物“[17]。与景观相比,静物也更容易获得,而且允许艺术家看到对象的多个视角。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布拉克早期对静物的兴趣复兴。

在战争期间,布拉克展示了立体派的更自由的风格,加剧了他的色彩使用和更宽松的物体渲染。然而,他仍然坚持立场派同时透视和分裂的方法。与毕加索不同的是毕加索不断革新了他的绘画风格,制作了代表性和立体主义的形象,并将超现实主义思想融入到他的作品中,布拉克继续以立体主义的风格,生产发光,其他世俗的静物和人物作品。在1963年去世时,他被认为是巴黎学派和现代艺术的长老政治家之一。

2010年盗窃
2010年5月20日,巴黎夜生活现代艺术博物馆汇报了五件作品的夜间盗窃。被绘的画作是由毕加索的毕加索鸽(Pigeon aux Petits pois)(由Pablo Picasso获得的鸽子),Henri Matisse的La Pastorale,由Georges Braque出生的L'OlivierPrèsde l'Estaque(橄榄树),La Femmeàl'?ventail (费尔南德·莱杰)由Amedeo Modigliani和自然Morte aux吊灯(静物与枝形吊灯)的粉丝(fr)(风扇的女人),价值1亿欧元(1.23亿美元)。[18] [19]一个窗户被砸碎,闭路电视录像显示了一个蒙面人拍摄的画。[18]当局相信小偷单独行动。[20]男人小心翼翼地从他们留下的框架中取出了画。[21]
盗窃于2010年
2010年5月20日,巴黎市现代艺术博物馆财报显示五幅画从信息通信技术收集一夜之间被盗。采取的这些画的木豆(与豆豆鸽子),毕加索,田园马蒂斯,L'奥利维尔埃斯塔克附近(橄榄树埃斯塔克附近)由乔治斯·布拉奎,女人的范(EN)(女子用风扇)由阿米德奥·莫迪利安尼和静物与吊灯(静物与吊灯)的芬南德·莱格以及1亿?($ 123万美元)的价值。[18] [19]一个窗口HAD-被瓦解和CCTV画面显示,蒙面人服用的绘画。[18]当局认为,小偷是单独行动的。[20]该男子小心翼翼地拨开幅画从帧,夸他留下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1
乔治斯·布拉奎(1882-1963)
景观L'埃斯塔克
价格实现
GBP3890500
USD5894108
估计
GBP2000000 - US $ 3,000,000英镑
(USD3030000 - 4545000美元)
乔治斯·布拉奎(1882-1963)
景观L'埃斯塔克
签署“G布拉克”(在反向)
布面油画
25×311/8英寸(63.5长79厘米)
绘于1907年
Georges Braque (1882-1963)
Paysage à L'Estaque
Price realised 
GBP 3,890,500
USD 5,894,108
Estimate
GBP 2,000,000 - GBP 3,000,000
(USD 3,030,000 - USD 4,545,000)
Georges Braque (1882-1963)
Paysage à L'Estaque
signed 'G Braque' (on the reverse)
oil on canvas
25 x 31 1/8 in. (63.5 x 79 cm.)
Painted in 1907
在1907年绘,景观在L'埃斯塔克是从艺术家发展的关键时刻普罗旺斯的乔治斯·布拉奎的早期罕见景观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在L'埃斯塔克景观被画中的大多数实验和开创性年布拉克的职业生涯中之中,而此时这位艺术家成为形式的描述越来越感兴趣,将,一年后,导致_him_画一些最早的“原立体派”的作品。景观后,在L'埃斯塔克被漆成不久,布拉克看到巴黎塞尚的极具影响力的遗作回顾展,并于同年11月下旬,他在平底船Lavoir参观了年轻西班牙艺术家巴勃罗·毕加索在他的工作室的第时间。这个吉祥的会议是历史上最伟大的艺术合作伙伴之一的开始;在一起的艺术家将制定激进的和有影响力的艺术运动,立体主义。

L'埃斯塔克,钓鱼端口在法国南方的风景,马赛附近,是当前工作的主题。法国南部已经是一个艺术家的神圣领域,已经激发了西涅克,马蒂斯和塞尚的喜欢。发生在1906年布拉克的南第一次访问,目前的工作前一年被涂。布拉克出生在法国北部,并从来都不敢再往南比巴黎。他普罗旺斯丰富,夜光灯和原材料颜色的经验是一个纯粹的启示;他感叹道,“这是有一切,我感到兴高采烈,所有的欢乐,我内心涌了上来。试想一下,我离开了单调,阴郁的巴黎工作室如果你还在工作的沥青。在那里,相比之下,有什么启示,什么一朵朵!“(布拉克,在A. Danchev,乔治斯·布拉奎,生活,伦敦,2005年引用,第41页)。他留在南方高达1907年,当他回到巴黎春天,但很快就被吸引回南天萨米今年6月,冒险再次向L'埃斯塔克和拉西约塔评论另一个海滨小镇,到了秋天。

与柔和的色调的阵列,在景观L'埃斯塔克例举布拉克的枢转野兽派期间结束。两年之前,目前的工作画当时布拉克遇到了同色的激进的试验在马蒂斯,德朗和弗拉芒克的画野兽派,魁是在1905年的秋季沙龙由强度和纯度的庞大繁荣的启发展出施加到帆布没有描述性或代表性功能的颜色,布拉克开始伪造他自己的风格野兽派。下的南部的强光,他的画布用发光色照明系统,涂料和线性笔触的dAb施加。对比度的儿子同事野兽派布拉克的组合表现出了更加审慎成分和正式的组织结构。在1907年期间,年度景观在L'埃斯塔克被画,艺术家的使用大胆,色彩unnaturalistic用在绘画空间的建筑和代表性越来越多的关注和兴趣结合起来。在色彩浸泡,景观在L'埃斯塔克景观是诬陷,并在前台四棵树,山坡与Vista的埃斯塔克欧莱雅的特性红色屋顶的房子装饰,拉伸超越结构化。景观的反复,起伏的曲线,树木,树叶和丘陵,营造的视觉节奏蜿蜒,统一颜色的不同方面,并创建一个婉约抒情看不见的,在很多其他野兽派作品。

布拉克在输送景观的节奏和形式的兴趣景观在L'埃斯塔克是显而易见的;描述的景观曲线结构颜色的区域表明的质量和形式感。黄色,蓝色,紫色和粉色的娇嫩,粉的色调是轻声和谐,对布拉克的爆炸性早些时候景观对比;暴力色调对比和色彩并置的探索的艺术家以固体形式以及如何描绘它蓬勃发展的03:41:25。通过在L'埃斯塔克的时间山水是画,布拉克越来越多地寻找新的方法,以表现_him_世界;表达三维物体的新方式是二维平面。艺术家回忆说,“我意识到阙乐魁HAD激动不已我第一次访问[南]和夸我已经被传送到沿萨米帆布号期间。我看到有一些其他覆盖。我只好投各地的中沙去评论另一个自我短语更符合我的本性保持“(布拉克,在J·理查森,毕加索的生活,报价1907-1917卷二:现代生活中,伦敦,2009年,P的画家68)。这是在塞尚的作品,将布拉克找到画报词汇,他需要为了转达他与众不同的视觉实验与形式。布拉克后来回忆,“大约[塞尚]一切都同情我,这个人,他的性格,一切...(布拉克,在J·拉塞尔乔治斯·布拉奎,伦敦,1959年引,第9页)。布拉克日益增长的塞尚表情是镀锌当艺术家出席了在秋季沙龙的遗作回顾展德子的工作于1907年10月起该点起,布拉克号法的实验以及颜色的色建设目标转而创建山水洽连接的凸出的,角形式,魁铺平了道路最早的立体派画作。布拉克的野兽派的时间是短暂的,持续了仅仅两年,然而,这是一个儿子的发展作为一个艺术家至关重要,它使_him_伪造他的艺术身份和定位的核心原则,将治理他随后的艺术发展。 1907年,这是山水在L'埃斯塔克画的一年里,艺术家强调说,“在那一刻,我明白了,我是一个画家。直到然后,我有它不认为(布拉克,引自同前,第42页)。

在L'埃斯塔克景观被列入在画廊Kahnweiler高度召开1908年大型展览。布拉克必须首先会见了德国出生的艺术品经销商,丹尼尔·亨利·卡韦勒,在他从L'埃斯塔克在1907年Kahnweiler已抵达巴黎的一个奇异的目标秋回报:购买,出售和展示当代艺术。经销商民政事务总署在1907年春天买了一批画作由布拉克从独立沙龙,并继续购买他的作品,于1908年参展它在一个人的表演正是在他的展览的审查,艺术评论家路易斯·沃克斯塞尔斯上述第一布拉克的工作从1908年洽EN“小方块”,魁发展成为“立体主义”一词。 Kahnweiler在立体主义面对一个关键的发展,提供良好的金融支持艺术家对于他,谁包括布拉克,毕加索,格里斯和德兰,以及剩余他们的激进艺术创新的一个重要冠军和坚定捍卫者。 Kahnweiler的演出将成为布拉克在巴黎工作的最后一次公开的个展了到1918年,十年后,强调在布拉克的职业生涯巩固惊人发展到这一点展览的明确重要性。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2
乔治斯·布拉奎(1882-1963)
曼陀林分区(班卓琴)
价格实现
USD10245000
估计
USD700万 - 900万美元
乔治斯·布拉奎(1882-1963)
曼陀林分区(班卓琴)
签名和日期“G布拉克41”(右下)
布面油画
423/8×351/8英寸(107.7 X89.1厘米。)
绘于1941年
Georges Braque (1882-1963)
Mandoline à la partition (Le Banjo)
Price realised 
USD 10,245,000
Estimate
USD 7,000,000 - USD 9,000,000
Georges Braque (1882-1963)
Mandoline à la partition (Le Banjo)
signed and dated 'G Braque 41’ (lower right)
oil on canvas
42 3/8 x 35 1/8 in. (107.7 x 89.1 cm.)
Painted in 1941
活跃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抵抗运动中,诗人弗朗西斯·彭恩(Francis Ponge)从家里偷运移走,逃避了可怕的纳粹盖世太保以及合作维吉伊政权的代理人。他对他的少数几个例子是乔治·布拉克的曼陀林àla分区的一个小例子,他从一本便宜的书籍(可能是G. Besson,前引书,1942年,第20页)中剪掉。布拉克在战争中画了这个静物,约一年进入职业。
这张照片在Ponge打了一个和弦,他会将穿着的彩色图像粘在墙上,无论他住在哪里,“有点像我的旗帜”,他后来写道,提醒他说“他的生活(和挣扎)的原因”。艺术家的色彩吸引了他的眼睛,并提出了他的精神,“非常大胆,但妥善安排在他们的色调,其中包括一个特别颠覆的淡紫色...它困扰着我。这就是为什么我可以继续生活。令人高兴的。那是我正在为...而战的社会(朋友)“(1971年,前48页)”(“布拉克,或者工作的冥想”)。
曼陀林àla分区,然后被称为佩班作为班班霍,是布拉克在战争年代创造的最正式的雄心勃勃和色彩丰富的作品。桌布的辉煌的朱红色调,像在熔岩中熔化的熔岩相对于背景中神秘,黑暗的紫红色色调,将这幅画与这个尝试期间布拉克典型绘画的更沉闷,平静的静物相比,短缺,匮乏和威胁。
这种乐观的色彩可能暗示了当今的事件,但是,布拉克经常将他在20世纪30年代后期所画的宏伟静物作品中引入色彩对比的惊人效果。约翰·戈尔丁(John Golding)宣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年9月)爆发时,布拉克是成熟的顶峰,并获得国际认可,是法国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 “在20世纪30年代后半叶执行的静物是整个法国教规中最丰富和最丰盛的。布拉克通过生产一系列带有静物的室内装饰,扩大了他的肖像画范围,其中许多是画家工作室的属性(“引文”,ex。cat。,1997,第1页)。

就像布拉克一起,和他的朋友毕加索一起,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初期,在新的合成阶段就开采了高立体派的可能性,所以在1940年,布拉克在战后的一个生机勃勃的时刻再次到了战时。在此期间,他总结并进一步丰富了他在这段时间里为艺术带来的独特品格。这些新作品在二十世纪的艺术中,具有深刻的微妙,微妙的细微差别,发光和结晶的品质,为艺术中的现代主义提供了一种独一无二的法国声音。这些精心制作的作品在他们的方式,在1914年的大战中,Braque的前线服务以及1915年在Carency遭受严重头痛的后果,完美的合成立体派绘画,不允许他画画时间。
仿佛是为了抵制严酷的现实,布拉克充满了回忆的Mandolineàla分区,也许是对国内音乐制作愉快的期待。仪器的身体象征着组成中心的心脏。布拉克具有高度精致和知识渊博的音乐兴趣,并被特别吸引到18世纪初的法国作曲家 - Couperin和Rameau,其中的巴洛克风格在20世纪上半叶是一种罕见的鉴赏家品味。音乐家布拉克(Braque)首屈一指的是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他的名字叫做立体派绘画(cat。rais。,Le Cubisme,1907-1914,第122号),并被插入三个文件夹165,166b和199),于1912-1913年执行。

音乐的主题,以曼陀林或小提琴的形式,以及音乐符号的细节,在布拉克和毕加索的立体派时期,其他地方都是一个反复的想法。三十年后,曼陀林àla分区的室内装饰精心设计,尤其是画布左边缘,在巴洛克风格的复杂性中也同样产生共鸣,类似于18世纪初音乐中的对峙线。作为画家工作室音乐存在的前提,布拉克欣赏维米尔和科洛特的内饰,对于后者的年轻吉普赛女孩,配有曼陀林,偶尔使用这种乐器作为他的工作室系列的支柱。每个静物画布拉克当然都是向法国的这一图案传统创始人沙尔丁致敬,也是当时布拉克爱好的启蒙作曲家。
测量简单,清晰的阐释和宁静的自然存在感已经成为布拉克静物画在战争期间的标志。 Jean Paulhan指出,这位艺术家被称为“具体关系的主人”。然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创作的作品中,与曼陀林分割相同, Paulhan补充说:“我很容易称他为无形关系的主人”(在“Brak le patron”,exh。cat。,同前,2013,第215页)。
“从30年代后期的这些系列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布拉克的作品正在增加隐私的个人,”爱德华·马林斯解释说。 “在呈现物质的事情上也变得越来越不字面。布拉克的世界一直是物体之一,特别是足够接近的物体。从此以后,形而上学的笔记在布拉克的绘画中听起来越来越大;第一次出现的图像出现没有物质存在,或者他们已经从这种物质角色充分脱离,引入住在布拉克主题的物理边界之外的想法...在这个形而上学元素的30年代末期的介绍进入布拉克的物质世界是他职业生涯的第二次重大创新(首先是他对立体主义的贡献),为这一系列高贵神秘的静物铺平了道路,在某些方面,布拉克的成就,[ -war]工作室系列“(Braque,London,1968,pp。135-136)。

布拉克没有忍受他的国家在德国入侵者手中遭受的破坏性的失败,他忍受了在占领期间困扰他的许多同胞的焦虑和匮乏。在战前,他已经预先宣称:“艺术家总是受到威胁,一个人不能将他与其他人分开,他和其他人一样,”(Cahiers d'Art,1-4,1939,p。 66)。他对这种可怕情况的回应是沉浸在自己的艺术中,着重于事物的最基本性质,为日常生活中日常生活中最为熟悉和有意义的对象安慰。在生命特别脆弱的时代,人们的存在并不能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只有生存在危险之中,这才是对一个男人的英雄追求,只有一个人决定“不受武装伤害”(同上) )。
在1940年5月至6月期间,德国闪电袭击事件淹没了法国的防御,布拉克和他的妻子马塞勒在比利牛斯山附近避难,并简要地认为,他们可能会加入其他正在安排外国流亡的艺术家。然而,令人担忧的是,在他缺席的时候,德国人将会命令他的房子和他的工作室洗劫,他决定回到巴黎并且抓住他的机会。占领者实际上将街道上的一座建筑变成总部,并打破了布拉克的家,但他们只偷了他珍贵的手风琴。在这段时间里,他很难画画。艺术家通常每年完成30-40幅画,但是他在1939 - 1940年间只创作了九幅,而转向雕塑。他在1941年期间认真地恢复了绘画,完成了近四十张照片,并在接下来的1942年稍微更多。

德国人禁止毕加索,主要是因为艺术家的反法西斯Guernica公开展示。他们把早期的Fauve和立体派作品归功于Braque,作为一个“退化”的艺术家,并且可以以各种方式禁止他作为一个画家的活动。 Jean Paulhan是有影响力的Nouvelle RevueFran?aise的战前左派编辑,自1940年以来一直在他的书Braque el赞助人(op。cit。)上工作。他胜过在NRF的亲纳粹替补人物德里·拉罗谢尔在战争期间发表一篇文章,赞扬法布什绘画中值得称赞的法国正式价值观。占领当局没有打扰布拉克的工作,甚至让他出面展开。 1943年5月至6月在法国画廊举行的十二幅绘画展览。当年晚些时候,一间房间专门用于布拉克最近在沙龙机场工作的工作,艺术家展出了26幅画和九个雕塑。
“在被占巴黎,布拉克房间的内容引起了抑制的感觉,”丹切夫写道。 “对于法国公民来说,布拉克体现了法国画可能是什么。对于法国画家,布拉克体现了什么画可以是...至于作品本身,他们的重力和人性是一个灵感。年轻一代Marc LouttreBissière,Jean Deyrolle,Nicolas deSta?l等许多人不需要Paulhan的指示。布拉克自己是他们的顾客。 Paulhan的确切判决是,布拉克的绘画立刻是“急性和滋养”,因为公众对从香肠到自尊的一切公众都不满意(“引文,2005年,第219页)”。

布拉克的丰富的现实感,他的回归,现在启发了他探索和揭示普通物品的本质,既塑造又是实质。日常生活的东西在他的画中表现出超凡的功能和物理外观的丰富的存在和意义。他在解放后将他的战时研究向前推进到他的绘画中,如同一系列的台球桌和其后的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期和五十年代初期的法治工作室所看到的,他的职业生涯最为辉煌,存在于共生转化和变态的状态。布拉克解释说:“当达成这种和谐的时候,人们就会遇到一种不知情的东西 - 我只能把它描述成一个和平状态,这使得一切都可能和正确。生命就变成永恒的启示。这是真正的诗歌“(引自J. Richardson,Georges Braque,Harmondsworth,1959年,第26页)。
“布拉克不仅始终如一创意,而且是原作艺术家” - 道格拉斯·库珀(Douglas Cooper)写道:“而且,在我看来,巴黎学派最完美的纯粹画家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他现代化并大大丰富了法国的绘画传统。布拉克人不是一个艳丽的人格,他的画从来没有挑衅或耸人听闻,总是深刻认真,他追求到底是他自己对世界的看法和自己的画像概念,其他人“(布拉克:大年,埃及猫,芝加哥艺术学院,1972年,第26页)。
乔治·布拉克法国画家Georges Braque (French, 1882–1963) - 文铮 - 柳州文铮
3
乔治·布拉克(1882-1963)
LeModèle
价格实现
9,125,000美元
估计
800万美元 - 1200万美元
乔治·布拉克(1882-1963)
LeModèle
签名并注明“G Braque 39”(左下)
油画和沙滩
39 3/8 x39?英寸(100.1 x 100.3厘米)
画在1939年
Georges Braque (1882-1963) 
Le Modèle 
Price realised 
USD 9,125,000
Estimate
USD 8,000,000 - USD 12,000,000
Georges Braque (1882-1963) 
Le Modèle 
signed and dated 'G Braque 39' (lower left) 
oil and sand on canvas 
39 3/8 x 39? in. (100.1 x 100.3 cm.) 
Painted in 1939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