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州文铮

CANTOR SET&ART

 
 
 

日志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2017-04-05 12:46:05|  分类: 美术绘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拍卖2017④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1
卡米尔·皮萨罗(1830-1903)
女人推着独轮车,伊拉格尼
价格实现
EUR1497500
USD2075107
估计
600,000欧元 - 80万欧元
(828.332 USD - USD1104443)
卡米尔·皮萨罗(1830-1903)
女人推着独轮车,伊拉格尼
签名并注明日期“C.毕沙罗。1890“(左下)
布面油画
33×41厘米。(13×161/8)。
绘于1890年
Camille Pissarro (1830-1903) 
Femme poussant une brouette, Eragny 
Price realised 
EUR 1,497,500
USD 2,075,107
Estimate
EUR 600,000 - EUR 800,000
(USD 828,332 - USD 1,104,443)
Camille Pissarro (1830-1903) 
Femme poussant une brouette, Eragny 
signé et daté 'C. Pissarro. 1890' (en bas à gauche) 
huile sur toile 
33 x 41 cm. (13 x 16 1/8 in.) 
Peint en 1890 
卡米尔·皮萨罗住在伊拉格尼的小村庄,从1884年到他1903年去世这期间,他画了很多水彩和村庄的油和周围的农村。凭借其467个居民,在1880年伊拉格尼是位于EPTE,巴黎以北72公里河畔的一个小村庄。塞纳河的支流把它扔在弗农,吉维尼附近的EPTE然后穿过花园毕沙罗和一个莫奈。
已经住在这个村过去二十年他的生活,毕沙罗生产有相当数量的作品,从他的日常生活的场景窗口和自然景观的大片看。受试者的显着的多样性处理毕沙罗从景观的继续吸引艺术家的专家这个狭长的,和展览将很快被投入到它(专员理查德·布雷特尔和约阿希姆·皮萨罗)。
除了其明显的艺术特质,女人推着独轮车,伊拉格尼毕沙罗是迷人的,因为它重新诠释自己的作品,从绘画语言到另一种。与妇女和山羊伊拉格尼的比较(图2)揭示了一个相似的过程,处理奏鸣曲和四方例相同的音乐主题第一形式的作曲家的。这怎么解释?
1886年,毕沙罗参加什么将是最后的印象派画展,而不是作为一个印象派但作为新印象派(或点画)。拉格兰德?加特瑟拉的发现,前一段时间是一个启示,虽然修拉是他儿子的年龄,他放弃了印象派和点画中热情开始。
五十余岁,在他身后的一个重要的职业生涯的时候,他开始与一位年轻画家的热情和热情这一新的艺术阶段。三年(1886年至1889年),毕沙罗自己本身作为一种新印象派画家,但是这短暂而紧张的时期,从他的朋友和老乡印象派之遥,以及他的经销商保罗·杜兰德 - 鲁埃尔。它的生产,由于极其细致的点彩画技术显著下降,他的画的价格崩溃。
1890年,不满她最新的绘画和经历的挫折很大,毕沙罗杜绝了他短暂的新印象派时期。他解释说:“在发现[]无法跟随我的感情若惊鸿,因此给人的生活,运动,无法遵循自然如此多样的努力;不可能或给予困难我的性格图纸,不要陷入圆形,等等,等等,我不得不放弃,这是时间,他必须相信我不是为这种艺术给了我做的!死亡的nivellementde的感觉!“ (在卡米尔·皮萨罗,巴黎,1989年的1896年对应3月27日的信,第4卷,第180页)。新印象派违背他的本能;这种放弃最后释放,并允许他发现一系列更精细的色彩。但是毕沙罗不返回到印象派;它试图维护他的新印象派的探索的艺术成就,通过向新的艺术形式的移动。于是,他选择他的新印象派时期和重新诠释了几部作品,翻译点画语言到一个新的更加个性化的语言。
女人推着独轮车,伊拉格尼就是这种显着的现象,在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的历史上独一无二的一个很好的例子。下表显示了新印象派的走向可能被称为后印象派毕沙罗(虽然他从来没有使用过这句话)的演进。在这里,他采用的是精致的,闪闪发光的调色板,绿色和浅黄色,粉红色,蓝色,紫色和亮紫色:此范围内的强烈色彩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他的新印象派时期。但是,而不是采取严格的点画,它使用了很多免费的技术,他在那里纠结他的笔触,压裂和划分笔触来创建更复杂的画面,但更自由和更活着。
这张照片似乎是在一个系列赛里毕沙罗告别新印象派第一个。在1891年春季广告毕沙罗,他的儿子吕西安·塞拉特的死在悲惨的口气说:“新的可怕的告诉你,修拉死了”,并称,“这是在虚线” 3月30日和1(1891年快报四月在卡米尔·皮萨罗,巴黎1988年,第3卷,第49和54)的对应关系。毕沙罗陷入了深深的哀悼期,但似乎在同一时间找到释放的一种形式,新的后印象派静脉的探索。的女人推着独轮车的调色板,伊拉格尼设置了这一时期哀悼的作品所使用的色彩范围的基础。
的女人推着独轮车的组合物,伊拉格尼毕沙罗展示了如何构建画面空间,通过全部由对冲产生的水平和垂直平面上制造出一种视觉的复杂性。该表的上半部分呈现出浪漫和美丽如画景色的警员,而在下部的粪堆带给观众农村生活的现实。在右边的前景农民似乎出没于携带日常生活的粪便卑微的散文。毕沙罗是非常忠实于福楼拜的美学:“我更喜欢蜀葵玫瑰”。他喜欢蜀葵,能够在玫瑰园在任何地方生长,过于细腻。而矛盾的是在此表的左侧,将余烬,其中农民加载或卸载他的车是粪便的有史以来最好涂上一堆之一,更多的颜色唤起玫瑰花园肥料。
在19世纪90年代,毕沙罗,如印象派运动的许多老人,开始探索串行概念,审查的变化和瞬态条件在单个图案的效果。女人和山羊在伊拉格尼1889年(图2),与该表之间的紧密联系奠定了在接下来的几年该系列中毕沙罗开展系统性的工作奠定了基础。呈现在这两方面同样的看法可能表明预期艺术家把这当作一个系列。在手推车农民的主题在由毕沙罗,其他五个画作被发现其中三个似乎伊拉格尼背景(图1,图3,图4)。
该新印象派毕沙罗周期是短暂而激烈。然而,这短暂的插曲帮助启动新的和复杂的观点,毕沙罗发展以极大的热情和更新的灵感,反映在此表中。这可以这样被认为是最后的(也是最重要的)艺术家期间的主要工作。

卡米尔·皮萨罗在伊拉格尼的小镇住在离1884年由他在1903年去世在那些年里,毕沙罗进行了大量的绘画和伊拉格尼镇及其周边乡村的水彩画。随着1880年467人口伊拉格尼是一个很小的村庄坐落在河EPTE的银行,巴黎西北部的72公里。该EPTE河是塞纳河的支流,到达塞纳河弗农,靠近吉维尼LA即使得到河贯穿毕沙罗的莫奈的花园飞去。
在这个城市生活了近二十年代的儿子生活,毕沙罗生产相当数量的作品,因为他每天观察场景,纯山水从他的窗口延伸。那毕沙罗来自农村的这种非常窄畦执行的模式的显着的多样性仍然是迷恋其中的艺术家的作品的专家组成的主题,将是即将举行的展览(由理查德·布雷特尔和约阿希姆·皮萨罗策划)的话题。
除了信息通信技术有说服力的艺术感染力,这幅画是由毕沙罗有趣的报价魁箱平移他从一种语言到绘画评论另一个自己的作品非常有趣的既成事实阙:它与女人和山羊伊拉格尼进行比较。这里发生了什么比得上一个作曲家治疗的奏鸣曲形式LA即使得到的主题,并在四重奏的形式恢复它,例如。发生了什么事?
在1886年,皮萨罗参加了最后的印象派展览 - 但他在那里,不是一个印象派,而是一个新印象派(或一个点画家)。在不久之后,他发现了Seurat的Grande Jatte,而他作为一个顿悟,尽管Seurat是他儿子的年龄,却放弃了印象派,成为一个激情的ad子。 Pissarro已经在五十年代中期完成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开始进入这个新的艺术阶段,一个年轻人的热情和热情。三年(1886-1889年),皮萨罗被认为是一个全新的印象主义者。但是,这仍然是一个短暂但紧张的剧集,在此期间,他疏远了他的朋友,印象派的同事和他的艺术品经销商保罗·杜兰德·里尔。他的艺术生产,由于点滴滴滴的技巧难度下降,大幅下降,市场萎靡不振。
到1890年,他对最近的画作感到不满,令人沮丧的是,Pissarro放弃了他短暂的新印象派。他观察到,这损害了他的艺术“感觉”。皮萨罗解释说:“确定[...]不可能追究我完全逃逸的感觉,从而给予我生命和动力,不可能追求大自然的各种各样的努力,不可能或困难,给我的设计,不落入轮到等等,我不得不称之为一天 - 这是时候了!我没有制作,这似乎,对于这个艺术,哪个给了我平静下来的感觉!“ (Correspondence de Camille Pissarro,Paris,1989,第4卷,第180页)。新印象主义反对他本能的本质,放弃宣布是一种释放,非常有利于允许更精致的配色方案。但皮萨罗并没有回到印象主义:他现在通过演变成一种新的艺术形式,继续保持他对新印象主义探索的图画获利和艺术的好处。他继续选择了他的新阶段的几个作品,并将其从点画家语言翻译成他自己的新发明和更多的个人语言。
令人着迷的现象 - 在印象主义和后印象主义史上是独一无二的。这幅画是皮萨罗从新印象主义演变成你可能称之为皮萨罗的后印象主义的一个例子(尽管他从未用过这个术语)。在这里,你看到他使用一个精致,有吸引力的调色板与明亮的光绿色和黄色,粉红色,蓝色,紫色和紫色:这种生动的色彩的范围对他的新阶段很大。然而,与他的新印象主义阶段一样,他并没有使用“窒息”的点,而是使用了一种更加松散,交叉的技巧,通过这种技术与他的笔触相互交织,将油漆的痕迹分解成更复杂的,更自由,更活泼的画面。
目前的作品似乎是Pissarro向他们告别新印象派的一系列作品中的第一首作品之一。 1891年3月30日,皮萨罗以一种戏剧性的语调与他的儿子卢西安分享了瑟拉特死亡的悲剧性消息:“可怕的消息,塞拉特死了”,并评论道:“点已经结束了! (Correspondence de Camille Pissarro,Paris,1988,vol。3,pp。49 et 54)。皮萨罗进入一个深深的哀悼阶段,但与此同时,随着他广泛发展他的“后印象派”静脉,似乎解放了。在Femme poussant une brouette的调色板,?ragny为在这个哀悼阶段的作品中发现的调色板奠定了基础。 Femme poussant une brouette的组成,?ragny举例说明了Pissarro如何建立起图形空间,通过由树篱创建的垂直和水平平面的总和创建视觉复杂性。虽然这幅画的上半部分描绘了一个浪漫,风景如画的观点,但是下半部分则支持一堆非常无味的粪便。右前方的农民似乎正在携带粪肥来回来;这是普通日常生活中谦虚的散文。实际上,Pissarro非常忠实于Flaubert的美学,他说“他喜欢把玫瑰花放在玫瑰花上”。他更喜欢在这里生长的植物,一种修剪整齐的植物的玫瑰花。例如,在左边看到这位农民正在加载的粪便堆,或者卸下她的手推车;矛盾的是,人们也可以争辩说,这是一个有史以来最引人注目的粪便之一,颜色色调引起了一个玫瑰花园比化肥更多。
在19世纪90年代,Pissarro与印象派运动的许多老成员开始探索“系列”的概念,将各种各样的条件和短暂影响的视觉冲击检查到单一的主题上。事实上,1889年的题为Femme etchèvreà?ragny的作品之间的密切关系, 874在Pissarro&Durand-Ruel目录Raisonné和现在的绘画奠定了Pissarro即将进行的系统连续练习的基础。这两个作品的位置是相同的,并且揭示了他们是否被认为是一个系列的问题。带有独轮车的农民主题发生在派萨罗的另外五件作品中,其中三件似乎设置在?ragny的周围,并转载于此供您参考(第765号和第938号,Pissarro&Durand-Ruel目录Raisonné和第1469号在Pissarro目录Raisonné由Ludovic Rodo Pissarro&Lionello Venturi)。
皮萨罗的新印象派剧集短暂而紧张。然而,从现在的这幅画中可以看出,这个简短的故事出现的是新鲜的,丰富的画面观点,派萨罗将以极大的热情和新的灵感发展。因此,这幅画可以被认为是艺术家职业生涯最后(最重要的)阶段的一个角落。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2
卡米尔·皮萨罗(1830-1903)
牧场,日落,伊拉格尼
价格实现
USD1,833,000
估计
1,500,000美元 - 180万美元

卡米尔·皮萨罗(1830-1903)
牧场,日落,伊拉格尼
签名并注明日期“C.毕沙罗1890(右下)
布面油画
147/8 X18英寸(37.7 X45.2厘米。)
绘于1890年
Camille Pissarro (1830-1903) 
P?turage, coucher de soleil, Eragny 
Price realised 
USD 1,833,000
Estimate
USD 1,500,000 - USD 1,800,000

Camille Pissarro (1830-1903) 
P?turage, coucher de soleil, Eragny 
signed and dated 'C. Pissarro 1890' (lower right) 
oil on canvas 
14 7/8 x 18 in. (37.7 x 45.2 cm.) 
Painted in 1890 
印象派与现代艺术晚会
2008年5月6日,纽约洛克菲勒中心
Impressionist And Modern Art Evening Sale
6 May 2008, New York, Rockefeller Center
目前的风景画在皮萨罗的职业生涯过渡的关键时刻。在过去四年中,开创性的印象派画家一直在以一种新颖而有争议的新印象派风格进行工作,与乔治·塞拉特(Georges Seurat)和保罗·凯克斯(Paul Signac)紧密相连,二十三三十三岁。拒绝印象派的自发性和不规律的笔触,Seurat和他的圈子倾向于颜色理论的科学原理所控制的颜料的更精确,有条不紊的应用。然而,在1890年,他画P?turage的一年,Pissarro开始偏离新印象派,试图重新介绍plein-air山水画的直接性到他的工作。描绘一名农民与他的牛一起回到家乡,这个村庄是从1884年直到他1903年去世的农村小村庄埃尔尼埃埃普埃(Eragny-sur-Epte)(图1;另见13号和43号),这幅画代表了这一转变。约翰·弗雷德(John Rewald)写道:“放弃分裂之后,派萨罗回到了他的印象派观念;他的作品恢复了原来的新鲜感,而由于他的分裂实验,色彩的清晰度和纯度仍然保持不变,现在六十多岁,他致力于自己以他的热情,乐观和年轻的艺术,他激发了所有与他相见的人的崇拜(在“印象史”第四版,纽约,1975年,第568-570页)。
皮萨罗对新印象派的参与始于1885年,当时他在Armand Guillaumin的工作室今年早些时候遇到的Signac将他介绍给新运动背后的驱动力Seurat。皮萨罗立即被新印象派技术带走,在他与塞拉特首次会晤后不久,写信给保罗·杜兰德·鲁尔(Paul Durand-Ruel),“目前我陷入了转型,不耐烦地希望得到某种结果”(引自C. Becker,Camille Pissarro,exh。cat。,Staatsgalerie,Stuttgart,1999,第103页)。到1886年,他完全接受了新印象派,他将其描述为“印象派逻辑游行的新阶段”(引自J. Pissarro,同前,第212页)。在给杜兰德·鲁尔的信中,他解释了他目前的图画目标:“寻求现代基于科学的方法综合,这反过来是基于ME Chevreul的色彩理论,以光学混合物代替色素混合物词语:将色调分解成其成分,光学混合物比颜料混合物激发更强烈的光泽“(引自C.Becker,同前,第103页)。在1886年5月开幕的第八届和最后的印象派展览中,Pissarro不是作为印象派,而是作为新印象派参加,在Seurat和Signac的作品旁边,在独立的节目中展出二十幅作品。捍卫Seurat的杰作,在大展览(Dorra和Rewald,第139号,芝加哥艺术学院),在展览的规划阶段,Pissarro明确表示了他与新印象派圈子的联盟:“我接受(“新绘画:印象派,1874-1886,exh。cat。,旧金山美术馆,1986年,第426页)。
皮萨罗在1886年至1889年间以新印象派的风格工作。他从这个时期的绘画,其中许多描绘了Eragny的风景(图2-3;另见第43册,见图3),揭示了他的两个主要概念,他从Seurat和Signac进口:将油漆分成无数微小的笔触,并使用基于纯色调和补色的对比度。然而,尽管他对新运动的热忱和声音的支持,他从未以与Seurat和Signac相同的教条方式应用新印象派技术,而是将其与他自己的成语相结合,创造出一个复杂而高度创新的解决方案。例如,他不仅仅将他的笔法减少到点或点,而且一贯地采用了各种各样的碎片,包括平行对角线和十字交叉,逗号般的笔画。约阿希姆·皮萨罗写道:“即使在他的新印象派时期,皮萨罗也以”科学“严谨的理论,对他,Seurat和Signac分享了一个充满激情的兴趣,从而获得了一定的自由。紧张,紧迫和即兴,系统和个人自由,科学和诗歌“(前同上,第221页)。

尽管他适应新印象派方法的自由,皮萨罗很快开始对新运动产生严重的疑虑。他在1888年写信给他的儿子Lucien的信中,在他遇到Seurat和Signac三年后,Pissarro解释说:“我不断地想到一些没有点的绘画方式,希望能实现这一点,但是我没有能够解决纯粹的语调而不是粗糙的问题,如何将点的纯度和简单性与我们的印象派艺术所假设的丰满,柔软,自由,自发和新鲜感结合在一起呢?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我,因为这个点是微不足道的,缺乏深度,透明,比单纯,甚至在Seurats,特别是在Seurats中更单调“(引自C.Becker,同前,第104页)。他在1889年继续对新印象派表示怀疑:“直到这一刻,我没有找到我所期望的东西,执行似乎不够快,没有足够的反应来反应”(引自M. Ward,Pissarro,Neo-Impressionism and the Spaces of the Avant-Garde,Chicago,1996,p。117)。
皮萨罗似乎一直很沮丧,特别是缺乏即时性,以及与新印象主义所引起的与自然的直接接触的丧失。与他的大部分作品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基于他在主题之前制作的小型油画或水彩笔记,Pissarro的画布几乎完全在工作室内完成。在他的新印象派实验结束时,皮萨罗对莫奈说,他恢复工作的乐趣:“看起来好像在外面工作,自从我上次敢冒险冒险两年了”(引自J. Pissarro,同前,第224页)。此外,新印象派技术既艰辛又艰巨。在他的新印象派阶段,皮萨罗每年只生产九,十幅画,抱怨说:“真的太久了,我可能要回到我的旧风格,这真是太尴尬了!将帮助我做更精确的工作“(引自同上,第225页)。相比之下,他在1885年画了三十五幅画布,一年前,他认真接受了新印象派,1890年开始对不同的画面展现了二十四幅画布。

在后一年的时候,P?turage,coucher de soleil保留了新印象派的生动的色彩对比,但显示皮萨罗再次松动他的画面触摸。风景画在日子的尽头,天空是一个戏剧性的日落色调的挂毯。它描绘了位于Eragny边缘的牧场,位于Pissarro之家前面的花园和草地上(见13和43号)。中间地带的树木Epte,一条流入吉维尼河塞纳河的蜿蜒河流,下游约三十英里。在对面的银行是Bazincourt的村庄,教堂的尖顶在现场的右侧是可见的。在他制作这幅画之前的几个月里,皮萨罗六年来在巴黎举行了他的第一次单人展。在Theo Van Gogh的Boussod et Valadon分公司在蒙马特大道上举办了一个与印象派密切相关的场所,并获得了Gustave Geffroy等印象派冠军的支持,该节目反映了Pissarro与他的老印象派同事的和解。玛莎·沃德写道:
“Geffroy在他的目录文章中提供了一个如何将Pissarro的新印象派剧集融入一个以个人线性发展为重点的叙述中的模式,Geffroy把Pissarro的科学追求归功于艺术家终身渴望的延伸。发展自己的天生素质(定义为亲密,甜美,明亮)虽然佩萨罗在参与新印象主义的过程中允许他的个性在短暂的时间内从属于自己的个性,但他从这个不幸的阶段就出现了Geffroy表示,完成了新印象主义所要实现的目标,但没有令人反感的“点”... Geffroy的文本做了必须做的工作,而Theo Van Gogh和Boussod et Valadon无疑是希望的:它带来了Pissarro回来成为印象派尊重的折中,令人放心地声称艺术家已经回到了感官“(前同上,第162-163页)。



(图1)Camille Pissarro在他的工作室窗口,Eragny-sur-Epte。摄影博物馆Camille Pissarro档案馆。 BARCODE 25249613

(图2)Camille Pissarro,Briqueterie DelafolieàEragny,1886.出售,Christie's纽约,2007年5月9日,Lot 39. BARCODE 24155700

(图3)Camille Pissarro,PrairieàEragny,temps gris,1888. Sold,Christie's New York,2006年11月8日,Lot 11. BARCODE 24159876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3
卡米尔·皮萨罗(1830-1903)
鹅女孩
价格实现
EUR445000
USD569.672
估计
30万欧元 - 500,000欧元
(USD383.806 - 639.676 USD)
兑换货币加入兴趣
卡米尔·皮萨罗(1830-1903)
鹅女孩
签名并注明日期“C.毕沙罗。1888年“(左下)
水粉,水彩和铅笔丝
26.6 X40.4厘米。(10?在×157/8)。
执行于1888年
Camille Pissarro (1830-1903) 
La gardeuse d'oies 
Price realised 
EUR 445,000
USD 569,672
Estimate
EUR 300,000 - EUR 500,000
(USD 383,806 - USD 639,676)
Change Currency  Add to Interests
Camille Pissarro (1830-1903) 
La gardeuse d'oies 
signé et daté 'C. Pissarro. 1888.' (en bas à gauche) 
gouache, aquarelle et mine de plomb sur soie 
26.6 x 40.4 cm. (10? x 15 7/8 in.) 
Exécuté en 1888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4
卡米尔·皮萨罗(1830-1903)
泳客坐在河边
价格实现
211,500欧元
USD293.079
估计
20万欧元 - 30万欧元
(USD276.111 - 414.166 USD)
兑换货币加入兴趣
卡米尔·皮萨罗(1830-1903)
泳客坐在河边
签名并注明日期“C.毕沙罗。1901(右下)
水粉纸板加强丝
19.5×26公分。(75/8英寸×10?。)
执行1901年
Camille Pissarro (1830-1903) 
Baigneuses assises au bord d'une rivière 
Price realised 
EUR 211,500
USD 293,079
Estimate
EUR 200,000 - EUR 300,000
(USD 276,111 - USD 414,166)
Change Currency  Add to Interests
Camille Pissarro (1830-1903) 
Baigneuses assises au bord d'une rivière 
signé et daté 'C. Pissarro. 1901' (en bas à droite) 
gouache sur soie marouflée sur carton 
19.5 x 26 cm. (7 5/8 x 10? in.) 
Exécuté en 1901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5
卡米尔·皮萨罗(1830-1903)
苹果树伊拉格尼
价格实现
GBP2953250
USD4666135
估计
GBP90万 - 120万英镑
(USD1419300 - 1892400美元)

卡米尔·皮萨罗(1830-1903)
苹果树伊拉格尼
签名并注明日期“C.Pissarro.94”(左下)
布面油画
23×29英寸(60.5 X74厘米。)
绘于1894年
Camille Pissarro (1830-1903) 
Pommiers à ?ragny 
Price realised 
GBP 2,953,250
USD 4,666,135
Estimate
GBP 900,000 - GBP 1,200,000
(USD 1,419,300 - USD 1,892,400)
Change Currency  Add to Interests
Camille Pissarro (1830-1903) 
Pommiers à ?ragny 
signed and dated 'C.Pissarro.94' (lower left) 
oil on canvas 
23 x 29 in. (60.5 x 74 cm.) 
Painted in 1894 
毕萨罗法国画家佳士得2017④拍卖Camille Pissarro (French,1830-1903) - 文铮 - 柳州文铮
6
卡米尔·皮萨罗(1830-1903)
Bazincourt的洗
价格实现
USD2517000
估计
100万美元 - 150万美元
兑换货币加入兴趣
卡米尔·皮萨罗(1830-1903)
Bazincourt的洗
签名并注明日期“C.毕沙罗。1884(左下)
布面油画
255/8×213/8英寸(65.2 X54.3厘米。)
绘于1884年
Camille Pissarro (1830-1903) 
Le lavoir de Bazincourt 
Price realised 
USD 2,517,000
Estimate
USD 1,000,000 - USD 1,500,000
Change Currency  Add to Interests
Camille Pissarro (1830-1903) 
Le lavoir de Bazincourt 
signed and dated 'C. Pissarro. 1884' (lower left) 
oil on canvas 
25 5/8 x 21 3/8 in. (65.2 x 54.3 cm.) 
Painted in 1884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