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州文铮

CANTOR SET&ART

 
 
 

日志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2017-01-24 11:41:03|  分类: 美术绘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Jean-Jacques-Fran?oisLe Barbier(出生于鲁昂1738年11月11日 - 1826年5月7日在巴黎逝世)是法国历史的作家,插画家和画家。 他最着名的作品是他的人权和公民的权利的声明他在1789年。他是艺术家?liseBruyère的父亲。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Le Barbier的“人与人之权利宣言”
Le Barbier's Declaration of the Rights of Man and of the Citizen
Lebarbier Bagno turco.jpg
Lebarbier土耳其浴
Lebarbier Bagno turco
Jean-Jacques-Fran?oisLebarbier
鲁昂1738 - 1826年
一个女性土耳其浴或哈姆马
估计150,000 - 200,000英镑
Jean-Jacques-Fran?ois Lebarbier
Rouen 1738 - 1826 Paris
A FEMALE TURKISH BATH OR HAMMAM
Estimate  150,000 — 200,000  GBP
产品说明
这幅出色而完美的照片,预计在几十年前,西方的东方绘画的味道,是为了提供一个雕刻板的设计Ignatius Mouradgea d'Ohsson的TableauGénéralde l'Empire Othoman。通过这些多年来在对开和八歌版本中出版的作品,神秘的男爵D'Ohsson成为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人物,我们理解和欣赏奥斯曼帝国的文化,以及欧洲兴趣高涨的驱动力所有的东西土耳其语,它达到了进入下个世纪。在不朽的好奇心和对百科全书细节的热情渗透了他出版的作品,他代表了启蒙探究的精神。

Ignatius Mouradgea于1740年在君士坦丁堡出生于法国 - 亚美尼亚家庭。从1760年左右起,他在君士坦丁堡的瑞典军团担任Dragoman(传统的翻译和中介职位),并于1775年成为个人和秘密秘书到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三世。古斯塔夫聘请他监视他的部长,乌尔里克冯Celsing,并在1780年恩他的。 Baron D'Ohsson是奥斯曼公共生活和苏丹宫廷的一个有影响力的人物。他是本能的改革者,并受到苏丹塞利姆三世的邀请,建议改革奥斯曼政府。他也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从瑞典铸造厂进口武器和铁器,从荷兰的火药和从萨洛尼卡的谷物。在1782年他的wid夫之后,但更有可能是因为他为了出版而收集的丰富的材料,D'Ohsson在1784年休假,去了巴黎,在那里他出版了他的第一个两卷,他的TableauGénéralde l'Empire Othoman ,在1787年和1789年。然而,四年后,在目睹了巴士底狱的暴风雨,并在与他的出版商不同意之后,他去了维也纳。在1792年,他回到了君士坦丁堡,在那里他恢复了他的外交生涯,成为在瑞典部长Pehr Olof von Asp下的辅导员。从1795年到1799年,他担任全权公使的办公室,并担任君士坦丁堡瑞典法律部长,在那里代表美利坚合众国和葡萄牙的利益。
他的TableauGénéralde l'Empire Othoman的丰富的对开纸卷描述了奥斯曼帝国的日常生活,习俗和法律制度,在法国一天的主要艺术家的设计后大量地用雕刻来说明。他们不仅在欧洲非常受欢迎,而且受到Selim III的欢迎,并且由于他们对奥斯曼生活的分类目录编排,使他们相信作者随后的改进建议,例如建立了军官技术学校。尽管如此,他失去了崇高的崇高门户,随着瑞典影响下降后,古斯塔夫三世的谋杀,在1799年,他被驱逐出君士坦丁堡。

描述TableauGénéral的文本的板是在Charles-Nicolas Cochin的监督下进行的(一些板被刻在Cochin direxit上),直到1787年,当他和作者有一个大的失落,这时,前两卷基本完成。 D'Ohsson声称已经由欧洲和希腊画家(和一些穆斯林艺术家)为他的板材组装原始插图,在1784年写,他正在等待42多幅画,从君士坦丁堡运输。通过绘画,他很可能意味着在纸上的水彩或身体色彩的插图。一些至少是基于Jean-Baptiste Hilaire的设计,他在1776年7月在土耳其工作,为Comte de Choiseul-Gouffier工作,因此有直接的土耳其生活经验。在TableauGénéral的一些板材,记入Hilaire,但是必须由Le Barbier重新绘制,以使它们更容易雕刻。在TableauGénéral的板167,描述苏丹的浴,直接基于由Le Barbier的详细的准备水彩画,其中数字是僵硬和延长,暗示这反过来紧密地基于一个图画完成当地艺术家和运到巴黎。

本绘画作为第一卷中的板13的基础(参见图1),并且由Robert DeLaunay le Jeune以相同的感觉雕刻,并刻有Le Barbier pinx。这幅画早于TableauGénéral的第一卷出版两年,但是沿着底部和右侧边缘的编号清楚地表明它的设计意图转移到雕刻。考虑到透视的紧急性,建筑细节完全准确,但与Le Barbier对于板167的可比较主题的绘图相反,组成更加自然主义,并且数字显得更加欧洲,这表明设计不是基于在一个地方做的图画。左边的女人在她手中拿着指甲花的小托盘,她旁边的孩子非常相似于Jean-Etienne Liotard的粉彩,Le Barbier可能知道。

该盘的标题是:BAIN PUBLIC des femmesMahomédanées(穆斯林妇女的公共浴场),并说明了在D'Ohsson的文本中关于仪式公共清洁,特别是需要彻底清洗身体的场合。基于直接的个人经验,他强调在土耳其浴场盛行的装饰以及在同伴女人的浴室和放松的乐趣。这个板子直接说明了D'Ohsson对公共浴室的冗长但是内容丰富的叙述:

“每个城市,城镇,村庄,但不重要,有公共浴室,哈马姆...他们不断加热:每个性有自己的;也有一个共同的...,妇女的一天,男人的夜晚...除了赤裸裸的身体,身体不会进入,身体简单地被一条毛巾覆盖着,Peschtumal,从胸部到脚部;它是丝绸,亚麻或棉,总是红色或蓝色;在脚上穿着高堵塞,路面的热量不允许在赤脚上行走...“

“妇女利用洗澡服务员的服务...,这些Telak,因为他们被称为,是独自熟练的梳理头发,洗涤身体,揉皮肤,从肩膀到脚;他们使用浴露和一些香水肥皂的泡沫;他们还使用[Fuller's Earth],Kil,混合着玫瑰花瓣,去除头发上的油,因为所有的穆斯林妇女都脱毛,这也是一个宗教问题原理,他们还使用非常精细的苛性粘土“。

“许多疼痛的女人自己都被一个母亲按摩了,特别是最近刚刚生产的人,这个过程通常很痛苦,通常发生在浴缸中间的一个凸起的平台上,最大的尊严;每个女人都保持在毛巾上,她被包裹;浴服务员把手放在毛巾下擦擦胃,大腿和腿,当一个人洗完澡后,一个变成一个精细,干净的衣服;服务员还用一块布覆盖肩膀,头上戴着一条白色的头巾,然后进入浴室的反燃烧室,Djeamékeann...“
“有一种平静和健康很难描述;它是一种再生,它的清凉饮料,特别是一种精致的咖啡提高了平静。

土耳其浴室的现代描述几乎不同。

通过巴比尔,1785土耳其。

分娩
1738年11月11日
美国鲁昂国旗
死亡
1826年5月7日(87岁)
美巴黎的标志
活动
画家,作家,插画家
训练
鲁昂美术学院
让 - 巴蒂斯特DESCAMPS,雅克 - 菲利普·勒巴,让 - 巴蒂斯特·玛丽·皮埃尔。
联合
路易斯BruyèreVoir和修改维基数据数据
名家作品
和人的权利公民宣言

让·雅克·弗朗索瓦·勒巴比尔说,“理发师长老”,出生于鲁昂1738年11月29日在巴黎1826年5月7日去世,是一个作家,插画家和法国历史画家。

传[编辑|修改代码]
出生于财富很少青睐的Saint-Maclou教区的父母,让 - 雅克·巴比尔进入成立由DESCAMPS家乡鲁昂美术学院,并获得了两个一等奖在年龄十七岁。他离开在1758年的巴黎,在那里,他的老师DESCAMPS的建议,他考入著名作家勒巴。不舒服的燃烧没有规定,他带着他的第一个研究的彼得车间,一个画家王。他设法画主要是在水彩画。嫁给了谁分享,并鼓励他的口味的女人,理发师可以在??1767-8从这个很好的伴侣的手工作业使用的储蓄实现他的愿望很长一段时间成行罗马。期间,他在这个城市逗留期间,他以极大的热情和良知的工作,应用自己,在他返回巴黎,在油画和有显著的进步。

1776年,理发师是由政府委托的移动绘图视图和瑞士的站点瑞士表或海尔维身体Zurlauben的(巴黎,1780年至1786年)的十三个州所作景区的旅程。在那里,他变得非常亲密的诗人和画家瑞士盖斯纳,回到法国,美术爱好者,德·Merval指数,任命其丰富的绘画收藏馆馆长。在1778年,他被任命为美术学院和1780年七月历史画家批准了29接收表睡着了木星伊达山为主题。巴比尔已执行的国家一般的大厅天花板的装饰,是由制宪大会充电代表在1790南希障碍的年轻军官Desilles的英勇行动;相应的表是在第二年(南希美术博物馆展出)实现的。巴比尔赢得了在1808年展会上的金牌,他在1816年成为法兰西艺术院的成员,其重组期间,鲁昂和其他许多学术团体的学院。

这位艺术家的其他最引人注目的作品是:尤利西斯和佩内洛普斯巴达出来回到伊萨卡;圣路易斯的典范;苏利在亨利四世的脚;阿里斯多美奈斯;基督;总部设在南锡市;博韦市围攻和珍妮阿歇特辩护;肖像亨利杜波依斯(服用此要塞时,在守卫法国士兵进入第一次在巴士底狱);弗朗西斯科·德米兰达(1795);第一个男人和第一个女人(1801);海伦和巴黎(1801);一个Lacedaemonian给予盾给他的儿子(1806);处女(1806);爱护树木投掷他的特点(1806);安提戈涅,或兄弟孝(1808);阿格里皮娜离开营地日耳曼(1808);亨特蝴蝶(1810);圣路易斯收到厄德手中的火炬离开第一次东征(1812)之前;亨利四世和侯爵夫人的Verneuil(1814);从维吉尔的生活牧歌主题(1814);媒体谋杀他的继母疯狂,埃俄利斯的太守;底比斯Phyllidas杀Léontide谁曾交付给CadmeaPhébidas(1817);斯巴达对Eurotas的银行(1817)练习;告别Abradates和Panthea(1817); Panthée截止于她的丈夫(1817)的乳房。

我们缩图他到耶路撒冷递送,奥维德,拉辛,让 - 雅克·卢梭和Delille的版本。鲁昂博物馆勒巴比尔一个其主题Clélie从Porsenna的阵营,另外一个Chevrier逃脱有两个原始图纸。

他的弟弟让 - 路易·勒巴比尔是像他这样的画家。两个女儿埃莉斯布鲁耶尔(1776年至1842年)和亨丽埃特,也是画家,尤其是埃莉斯专攻肖像画和插花。他被埋葬在的Père - 拉雪兹(41师)。

作品[变化|修改代码]

人权宣言和勒巴尔比耶1789年公民表示。
斯巴达防御的Messenians,卢浮宫,巴黎1妇女的勇气;
研究愤怒,马格宁博物馆Dijon2一个女人;
亨利四世和萨利在枫丹白露,美术波城博物馆;
木星上睡着了伊达山,国立高等DES巴黎美术学院;
细叶的石窟,鲁昂美术馆;
岁的丈夫,Cantini博物馆在马赛;
情人惊讶Cantini博物馆在马赛;
圣塞巴斯蒂安,鲁昂美术馆的殉难;
场景北美,鲁昂美术馆;
一位加拿大和他的妻子哭倒在孩子的坟墓,美术Rouen3博物馆;
英勇勇气
-------------------------------------------------------------------------------------------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让·雅克·弗朗索瓦·巴比尔法国画家Jean Jacques Francois le Barbier (French, 1738–1826) - 文铮 - 柳州文铮
1-5
让 - 雅克·弗朗索瓦·Lebarbier
“猎蝴蝶,”美的寓言试图抑制世态炎凉
300.000估计为400.000美元
 已售拍。749,000美元(成交价与买方保费)
Jean-Jacques-Fran?ois Lebarbier
"LA CHASSE AUX PAPILLONS," AN ALLEGORY OF BEAUTY ATTEMPTING TO RESTRAIN INCONSTANCY
Estimate  300,000 — 400,000  USD
 LOT SOLD. 749,000 USD (Hammer Price with Buyer's Premium)
让 - 雅克·弗朗索瓦·Lebarbier
ROUEN 1738年至1826年巴黎
“猎蝴蝶,”美的寓言试图抑制世态炎凉
签名和右基座的基础上,日中心:该理发/ 1810年的长老。
布面油画
44 1/2 57 1/4英寸。 113145.5厘米。
读条件报告
门市部通知
种源
销售Lebarbier的车间跟随他的死亡,巴黎,1826年11月27日地块4(历史景观与若虫乐趣捕猎蝴蝶[非常优美成分】3英尺6英寸。4英尺3英寸)。
展出
巴黎,沙龙,1810没有。 475。
文学
C. P.兰登,1810展会,巴黎,1810年,页。 101-102;
A.-L.城主,在通用监控,1811年1月16日,第“的在世艺术家的绘画,雕塑,建筑和雕刻,1810作品的博物馆拿破仑展”。 61;
P.-F. Gueffier,绘画,雕塑和版画作品,在1810年接触到拿破仑博物馆,巴黎1811年,第采访。 40;
C. Thiebault,研究理发L'艾内,他的画作品,论文,巴黎大学,索邦大学,1987年猫目录考验。没有。 60。
产品说明
这种迷人和好奇的画在1810年的沙龙展出,它的标题为La chasse aux papillons,ouallégoriede labeautéqui veut fixer l'inconstance。 Lebarbier在1785年被接受为学院的成员,并在那里定期直到1814年。他表现出古典和英雄的主题,特别是法国历史的场面,使他在新古典运动中的重要地位.1在他们的讨论在1810年展览时的现在工作,大多数当代评论家赞扬Lebarbier的流体技术和颜色的使用。然而,他们对相当不寻常的主题提出了很少的评论。这幅画描绘了一个美丽的围墙花园,充满盛开的玫瑰,其中年轻的少女追求蝴蝶,一些试图抓住他们的手,而其他人试图用箭射他们。隐藏在右上方一棵橡树上的是丘比特的图形,在他的箭中跳投。其中一个年轻妇女坐在右下的地上,在乳房受伤,另一个年轻妇女在伤口上用玫瑰作为敷布。 Lebarbier选择“不稳定”作为一个主题可能是一个不那么阴暗的评论一个特定的最近的事件。在1810年沙龙开幕前不久,拿破仑已经结婚了奥地利的玛丽 - 路易斯,只有几个月后离婚的女皇约瑟芬谁不能承担他的继承人。 “不稳定”可能是皇帝自己的,而受伤的少女则暗示了约瑟芬的痛苦。 Lebarbier做了一个描绘玫瑰的点,这是众所周知的,是Josephine的最爱。对于批评者来说,这种说法不太可能丢失了,也许,他们认为在他们对图片的评论中行使自由裁量权是明智的。这幅画显然留在了艺术家的手中,并于1826年去世后被列入他的作品中(见Provenance)。
 
1.见J. Vilain,法国绘画:革命十年1760-1830,展览目录,1980年悉尼,p。 170。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