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州文铮

CANTOR SET&ART

 
 
 

日志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2016-01-29 13:09:16|  分类: 美术绘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29艺术作品由三位艺术家完成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
英国
MATILDA和马穆鲁克:1827 St Leger的的结束
估计60万 - 80万美元
 大量销往。 701,000美元(成交价与买方保费)
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MATILDA AND MAMELUKE: THE FINISH OF THE 1827 ST LEGER
Estimate  600,000 — 800,000  USD
 LOT SOLD. 701,000 USD (Hammer Price with Buyer's Premium)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
1795年至1865年
英国
MATILDA和马穆鲁克:1827 St Leger的的结束
签署J.F.鲱鱼。并注明日期1827(右下);落款附着在担架上的老标签:种族为St Leger的1827/皮特先生的BF明德由J.罗宾逊1MR沟的bc马穆鲁克2缠身/明德也赢得/唐卡斯特抽奖18../约克抽奖1827/和其他重要赛事/马穆鲁克赢得了德比18[27]。
布面油画
24353/4英寸
6191厘米
读条件报告
种源
奥斯卡和彼得·约翰逊有限公司,伦敦(1969年)
销售:佳士得伦敦,2004年5月24日,很多47,图文并茂
私人收藏,美国

赏析
1827圣莱杰是特别著名在英格兰北部(这里由明德表示)和南方(由马穆鲁克代表)之间的长期运行的战斗对决。去投入到比赛中,明德的赔率为10-1,而更大的马穆鲁克的喜爱在5-2。托马斯·亨利·汤顿写道:“一个英俊的小雌马比明德,以及更精细,更苛刻的小马比马穆鲁克,从来没有在任何比赛,当然碰到了一起”(托马斯·亨利·汤顿,庆祝赛马的肖像,伦敦,1887年,第二卷。第289)。
明德被提问孕育。斯特普尔顿公园,约克郡,一个古老的天主教家庭,谁也拥有Ingatestone厅埃塞克斯接穗爱德华Petre的。他最终破产,自己通过他的热情的草皮,但不粉化了许多获奖者之前。明德被灯台了朱莉安娜。她的骑师,詹姆斯·罗宾逊,骑着她的无杂散,如鲱鱼是本画。
明德的对手马穆鲁克,党派出索菲亚小姐,被Elwes先生饲养。他被出售给新泽西州的伯爵,正是他与罗宾逊夺得1827德比了。然后,他被卖给了约翰沟壑先生,著名的前职业拳击手,为4000 GNS的巨资,并在1827圣莱杰由Sam Chifney缠身。他被一个恶魔般的系列工程出师不利的不安,并最终以100-30开始,到很多从人群喃喃自语,“作为南方国家的马赢得了St Leger的嫉妒是太出名后,被放大” (汤顿,第283页)。
通常情况下,甚至锻炼,马穆鲁克变得几乎无法管理和Chifney不得不让他向早报很大的困难。明德拍走,是在山顶之前马穆鲁克是中途。马穆鲁克上演了华丽的复出,但明德赢得了一半的长度,保留了北方的荣誉。
明德实际上Petre的第二串,他也拥有了格兰比(谁开始出师不利后为收藏),由Will斯科特缠身和约翰·斯科特训练。鲱鱼明德显示了Petre携带正常的黑色和粉红三种颜色,但在实际比赛中,她携带黑色,白色袖子,白帽子。
鲱鱼画了Petre的勇敢的小雌马的几个人像,其中包括香港赛马会的收藏。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3-4
财产爱德华P.埃文斯COLLECTION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
英国
准备开始为DONCASTER GOLD CUP
估计40万 - 60万美元
 大量销往。 2098500美元(成交价与买方保费)
PROPERTY FROM THE COLLECTION OF EDWARD P. EVANS
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PREPARING TO START FOR THE DONCASTER GOLD CUP
Estimate  400,000 — 600,000  USD
 LOT SOLD. 2,098,500 USD (Hammer Price with Buyer's Premium)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
1795年至1865年
英国
准备开始为DONCASTER GOLD CUP
签字,落款和pinxt1825日JF鲱鱼(在后左),沿底部刻彩票长腰塞德里克费加罗
布面油画
361/4由50英寸
92由127厘米
读条件报告
门市部通知
种源
赫伯特·拉姆齐,Bt先生。 (和销售:佳士得伦敦,1914年5月22日,很多73)
布朗(在上述出售收购)
也许,亚瑟牙父子,伦敦
威廉·默里先生(大约1920)
JM科尔文女士(血统从上面和销售:佳士得伦敦,1988年7月15日,许多31A,图文并茂)
理查德·格林,伦敦
从上面的于1988年获得的
文学
也许,奥利弗贝克特,JF鲱鱼&儿子,伦敦,1981年,页。 174

赏析
唐卡斯特杯创办于1766年,仍然是英国最古老的连续赛马。在唐卡斯特,参赛者比赛的金杯350金币的赛车日历重视,并通过唐克斯特赛马场,伦敦德里侯爵和JVB约翰斯通,Bt先生的小组给出。奖杯是一个赛车奖金,直到维多利亚时代,当它在辉煌由在阿斯科特和古德伍德杯匹配提供了宏伟的目标。
在目前的工作,鲱鱼描绘了许多谁争夺诱人的奖项和与之配套的成名于1825年在组成的左边是本届世界杯赛的最终冠军,彩票,准备与G.纳尔逊启动著名的竞争对手。在精彩的比赛,彩民最亲密的比赛是克雷文先生的Longwaist的,由半数颈击败(在三匹马站在地面中旬左侧在目前的工作中所示)。遗留下来的落后半英里,该领域的其余包括拉姆利先生第二位的终结者猎鹰,Farquharson先生的第三位费加罗(大部分的三匹马的右边),与包括主Silgo的淀粉,莱姆顿先生的塞德里克失败者(三中间的马),利兹的Crowcatcher,主埃克塞特的狂热者,并且Duncome先生的海湾小雌马圣赫勒拿公爵。
虽然彩票成为赛车历史上最著名的一匹马,他开始均小于吉祥。彩票是(1814年唐卡斯特杯冠军)由流浪汉在1820 foaled棕色涌而出Mandane和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以两个英文经典优胜者,Manuella(1812奥克斯)和Altisdora(1813圣莱杰)的。主教伯顿约克郡的理查德·瓦特先生繁育,彩票最初被命名廷克和证明早期神经行为往往导致他扔他的骑手。认为是不适合草皮(具有讽刺意味的??许多指责过度训练他的不当行为),彩票,据报由Dowthorpe的托马斯·惠特克先生谁购买马1823年450金币正在拍摄保存。惠特克先生的彩票赌博早期利润证明了作为马成熟。彩票的显着武艺高强的精辟鲱鱼在目前的工作传达。站在全16手高,彩民笼罩在他的新郎,紧张,造型优美,肌肉表明他著名的速度,和宽眼睛和骄傲的姿态提醒他强大的精神观众。虽然许多考虑1825世界杯彩票的最好成绩,同一年,他赢得了纽约菲茨威廉奖金,并会继续通过在普雷斯顿的胜利赢得惠特克先生第二金杯。彩民将结束他在法国的生活,亨利Lacase,为新奥尔良君主制(1830年至1848年),法国国家螺栓买家在19世纪30年代引进了许多英语良种之一。
目前的工作是鲱鱼最好的唐卡斯特赛马场的描写之一,这种组合物,重复多次的艺术家,但差异在后台的数字。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英国画家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British, 1795–1865) - 文铮 - 柳州文铮
29
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1795-1865), Henry Bright (1814-1873) and Charles Baxter (1809-1879)
约翰·弗雷德里克·鲱鱼老(1795年至1865年),亨利亮(1814年至1873年)和查尔斯·巴克斯特(1809年至1879年)
J F Herring.jpg
生于1795
伦敦,英国
1865年逝世
职业画家
儿童约翰·弗雷德里克·鲱鱼,小

约翰·弗雷德里克·鲱鱼,老(17959月12日 - 1865年23月)[1],又称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我,是一个画家,标志壶和车夫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2] [3]他画的1848年“。法老的战车马“(古代拼音”法老“)。他于1836年修改了他的签名“SR”(高级),与他十几岁的儿子的(41)的名气越来越大弗雷德里克·约翰鲱鱼,小[4]

生活和工作[编辑]
2016年01月29日 - 文铮 - 柳州文铮
秋季
2016年01月29日 - 文铮 - 柳州文铮
Painting of Amato winner of The Derby Stakes in 1838 by 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德比赌注于1838年由约翰·弗雷德里克·鲱鱼阿马托得主绘画,锶
2016年01月29日 - 文铮 - 柳州文铮
Painting of Pyrrhus the First (1846) by John Frederick Herring, Sr.
皮勒斯绘画的第一次(1846)由约翰·弗雷德里克鲱鱼,老
2016年01月29日 - 文铮 - 柳州文铮
Advertisement for exhibition of Herring's work in Boston, Massachusetts, 1858
广告展览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1858年工作鲱鱼

鲱鱼,在伦敦出生于1795年,是荷兰血统的伦敦商人,谁已在美国海外出生的儿子。第一18年鲱鱼的生活在伦敦,在那里他最大的兴趣是绘画和马匹都花了。[2]在这一年1814年,在18岁的时候,他搬到了唐卡斯特在英格兰北部,时间见证到达汉密尔顿的“威廉”赢得了圣烈治锦标赛马公爵。通过1815年,鲱鱼娶了安·哈里斯;他的儿子约翰·弗雷德里克·鲱鱼,小,查尔斯·鲱鱼和鲱鱼本杰明都成为艺术家,而他的两个女儿,Ann和艾玛,已婚画家。当她于1845年是勉强岁结婚安堰哈里森。

在唐卡斯特,英格兰,鲱鱼被聘为的店招牌画家和教练徽章教练员的两侧,[3],他与伍德先生拥有的公司后来的接触导致鲱鱼的后续就业作为夜间客车司机。鲱鱼花马业余时间画肖像画的客栈店,他被称为“艺术家马车夫”(当时)。[2]鲱鱼的天赋是由富裕客户的认可,他开始画的绅士猎人和赛马。

1830年,约翰·弗雷德里克·鲱鱼,高级离开唐卡斯特的纽马基特,英格兰,在那里他搬到英国伦敦??之前花了三年时间。[2]在此期间,鲱鱼可能收到的学费从亚伯拉罕库珀。在伦敦,鲱鱼经历了财政困难,由WT谷轮,谁委托许多画,其中包括用于谷轮斯波德骨中国一些设计给予财政援助。在1840年至1841年,鲱鱼访问了巴黎,画几张照片,在公爵奥尔良(奥尔良公爵),法国国王路易 - 菲利普的儿子的邀请。

1845年,鲱鱼被任命为动物画家,以HRH肯特公爵夫人,其次是来自执政的维多利亚女王,谁仍然是一个靠山,他的余生随后的佣金。[2] [3]


广告展览鲱鱼在波士顿工作,马萨诸塞州,1858年的
后期主题[编辑]
1853年,鲱鱼搬到肯特郡的农村在英格兰东南部,停止画马的画像。[3]他花了近12年的岁月在Meopham公园汤布里奇,他住的地方作为一个乡绅附近。然后,他所画的农业场景和叙事的图片,以及狩猎,赛车和射击他更广为人知的体育作品开阔了他的主题。

一个非常成功的和多产的艺术家,鲱鱼以及埃德温·兰西尔爵士被列为中叶(19)世纪欧洲的多个著名动物画家之一。[2]鲱鱼的画很受欢迎,许多人刻,包括他的在圣莱杰的33获奖者和他的德比21优胜者。鲱鱼在皇家学院从1818年至1865年展出,[3]从1830年至1865年英国的机构,[2],并在英国的艺术家在1836年至1852年,这里成为鲱副总统1842年协会[2]

另请参见[编辑]
乔治·斯塔布斯 - 马画家。
注释[编辑]
跳起来^巷美术:约翰·弗雷德里克鲱鱼,信噪比1795年至1865年
^跳起来:ABCDEFGH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对老Art.Net“(传记及作品入选)
^跳起来:ABCDE约翰·弗雷德里克老鲱鱼(传记)。伯杰集(该同盟)伯杰收集教育信托基金,2006年。
跳起来^“约翰·弗雷德里克·鲱鱼,小(1920至07年)”(概述),Rehs画廊,2007年,网页:Rehs-JFH-JR。
参考文献[编辑]
维基共享资源具有与约翰·弗雷德里克·鲱鱼,SR媒体..
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在高级(传记及作品选)Art.Net
外部链接[编辑]
www.John-Frederick-Herring.org 208作品由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老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