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州文铮

CANTOR SET&ART

 
 
 

日志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2015-12-29 13:04:53|  分类: 美术绘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科内利斯特奥多鲁斯玛丽亚“基斯”范栋勤(1877年1月26日 - 1968年5月28日)是在有争议的1905年沙龙D'秋季艺术展荷兰,法国画家,野兽派之一。他获得了他的感性的声誉,有时扎眼,肖像。
Kees van Dongen in his studio circa 1910.jpg
基斯凡?东根在他的工作室c.1910
出生科内利斯特奥多鲁斯玛丽亚范栋勤
1877年1月26日
荷兰鹿特丹
1968年逝世5月28日(91岁)
摩纳哥蒙特卡洛
国籍荷兰语,法语
已知的绘画
运动野兽派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Kees van Dongen, 1907-08, Les lutteuses (Lutteuses du Tabarin), oil on canvas, 105.5 x 164 cm, Nouveau Musée National de Monaco
基斯范栋勤,1907-1908,摔跤手(Tabarin摔跤手),布面油画,105.5 x164厘米,摩纳哥的新国家博物馆

生活和工作[编辑]
基斯范栋勤出生于德夫哈芬,然后在郊区,今天一个市镇,鹿特丹。他的四个孩子中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的第二位。[1] 1892年,16岁的基斯范栋勤开始了他的研究在美术鹿特丹的皇家艺术学院,与J. Striening和JG工作Heyberg。[1]在此期间(1892年至1897年),范栋勤常去红季海港区,在那里,他画了水手和妓女的场景。他会见了奥古斯塔Preitinger在该学院,一位同行的画家。

1897年,范栋勤在巴黎生活了好几个月,那里有一个大的流亡社区。在1899年12月,他从鹿特丹到巴黎,在那里Preitinger在他之前移动,并且找到了工作回来了。[1]

婚姻和家庭[编辑]

女子大帽,1906年
他回国加盟奥古斯塔Preitinger(“希丁克”),其中他会见了在该学院。他们1901年七月结婚11他们有两个孩子:一个儿子在1901年12月去世几天以后出生;他们的女儿奥古斯塔,名为“多利”诞生18 1905年4月。

希丁克带着娃娃看他们的家庭在鹿特丹1914年,在那里他们被抓住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他们不能够返回巴黎,直到1918年Preitinger和范栋勤离婚在1921年夏天[2]

1917年,范栋勤曾参与了一个已婚的社交名媛,时尚导演LEA艾文,也被称为Jasmy雅各布。他们的关系一直持续到1927年。[3]

职业生涯[编辑]

基斯范栋勤,c.1907-08,肖像丹尼尔 - 亨利Kahnweil?? er(人像德Kahnweil??er),布面油画,在65×54厘米,卢浮宫小宫,日内瓦

基斯范栋勤,1907-08,莱斯lutteuses(Lutteuses杜Tabarin),布面油画,105.5 x164厘米,风格的国家博物馆摩纳哥

基斯范栋勤,c.1907-08,舞者梅艳芳,布面油画,130.5 x97厘米,丹麦国家美术馆

基斯凡?东根,1920年,乐狮身人面像,布面油画,146 x113厘米,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替代标题:香格里拉Maharanee,法国少女R.M。...(肖像日蕾妮诗)
范栋勤开始在巴黎展出,并参加了有争议的1905年沙龙D'秋季艺术展[4]随着马蒂斯,德朗,阿尔伯特·马尔凯,莫里斯·Vlaminck,查尔斯CAMOIN,并让多姆。明亮的色彩这组艺术家导致他们被称为野兽派('野兽')被艺术评论家路易Vauxcelles。[5]范栋勤简要地也是德国表现组的成员模具Brücke酒店。

在这些年里,他是一个前卫波的画家,包括莫里斯·Vlaminck,奥托Friesz,亨利卢梭,罗伯特·德劳内,阿尔伯特·马尔凯,爱德华·维亚尔,谁渴望绘画的延续,他们认为被卡在新 - 的一部分印象派。

1906年,Preitinger和范栋勤在蒙马特,在那里他们的朋友毕加索和他的女朋友费尔南德·奥利维周围的圆圈移动到巴托Lavoir在13街Ravignan。

除了卖他的画,范栋勤也通过出售讽刺小品报纸歌剧团布兰奇获得了收入。他还组织了非常成功的服装球蒙帕纳斯,到群众发放入场,以获得额外的收入。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他的同伴的影响下,时装总监LEA阿尔文(Jasmy雅各布),除其他外,范栋勤开发了他的野兽派风格郁郁葱葱的颜色。这为他赢得了与法国资产阶级和上层阶级,他是在为他的肖像的需求了良好的声誉。作为一个时髦的肖像画家,他被委任为主题,包括阿尔莱蒂,路易·巴尔杜,萨沙Guitry,比利时利奥波德三世,安娜·德诺瓦耶和莫里斯士。

随着俏皮的冷嘲热讽,他说他的知名度与上流社会的女性肖像画家“的本质的东西是拉长了女人,特别是使他们渺茫。之后??,它只是仍然扩大自己的珠宝,都夺了。”[6 ]这句话让人想起了他的另一个说法的:“绘画是最美丽的谎言”[6]

1926年,他被任命为骑士荣誉的法国荣誉军团勋章,并在1927年的订单比利时的官方,以表彰他对艺术的贡献。[1] 1929年,法国政府授予他的公民。他的两个作品收集当年由卢森堡博物馆。

他以后的工作中的社会和商业的吸引力(如1959年的肖像碧姬·芭铎在一条小黑裙,她的头发乱蓬蓬的)不匹配的艺术承诺或他的第一个三十年工作的波西米亚色情。[7]

从1959年,基斯范栋勤住在摩纳哥。他在他的家在蒙地卡罗于1968年[8]范栋勤工作的一个广泛收集是由摩纳哥的新国家博物馆举行死了。[9]

参考文献和资料来源[编辑]
参考
^跳起来:ABCD罗素T.克莱门特,莱斯野兽派:一个原始资料,格林伍德出版集团,1994年,第467-468,471,进入2013年2月1日
跳起来^“希丁克Preitinger”。 Rijksbureau VOOR Kunsthorische Documentatie。检索2013年2月1日。
跳起来^克莱门特(1994),页。 470
跳起来^琼斯,乔纳森。躯干,也被称为偶像,基斯范栋勤(1905年)“,卫报,2002年10月19日2009年取自1月9日。
跳起来^路易斯Vauxcelles,乐沙龙D'秋季艺术,吉尔·布拉斯,10月17日1905年屏幕5和6。一些法国,法国国家图书馆,ISSN 11499397
^跳起来:AB档案pédagogique,服务文化透视,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战神2011
跳起来^ A活泼链接到“野兽”,范栋勤回忆意气风发的时代,生活杂志,卷。 48,5号,出版时代公司,1960年2月8日,ISSN 0024-3019
跳起来^克莱门特(1994),页。 466
跳起来^“基斯范栋勤”。基斯范栋勤欧莱雅工作室。摩纳哥的新国家。检索2013年6月2日。
来源
恩格尔斯,鲁道夫(2002年)。 HET kleurrijke Leven的面包车基斯范栋勤。 ISBN 978-90-5594-266-4。
加斯顿迪尔,“范栋勤”,皇冠出版社,公司,纽约。
延伸阅读[编辑]
埃德。德Courières(1925年)。 “范栋勤”亨利面做的,?diteur。
扬Juffermans(2003)。 “基斯范栋勤:图形工作”隆德汉弗莱斯出版社,ISBN 0-85331-876-X
外部链接[编辑]
维基共享资源具有与基斯范栋勤媒体。
基斯范栋勤上的Artnet
在基斯范栋勤视频在博物馆波伊曼·凡·布宁根,鹿特丹所有的眼睛(Arttube)
采访让 - 玛丽·范栋勤,基斯范栋勤的儿子,他的父亲在录像博物馆波伊曼·凡·布宁根,鹿特丹(Arttube)
[隐藏]垂直T E
野兽派
领导者
亨利·马蒂斯德朗
马蒂斯 - 女人 - 与-A-Hat.jpg
其他
乔治·布拉克查尔斯CAMOIN基斯范栋勤拉乌尔·杜飞奥托Friesz亨利Manguin阿尔伯特·马尔凯让麦琴根让多姆乔治·鲁奥路易VALTAT莫里斯·Vlaminck
绘画
豪华,CALME等Volupté乐博纳尔一时之快在打开的窗口景观在科利尤尔的Les toits去科利尤尔蓝色裸体(纪念品德比斯克拉)绿色条纹风景画COLORE辅助OISEAUX AQUATIQUE戴帽子的女人
影响
保罗·塞尚保罗·高更梵高古斯塔夫·莫罗(教师)乔治·修拉保罗·西涅克新印象派点画沙龙D'秋季艺术1905年展
影响
模具Brücke酒店理学野兽派
另请参见路易Vauxcelles(评论家)
[隐藏]垂直T E
模具Brücke酒店
创始人
弗里茨Bleyl埃里希·赫克尔基尔希纳卡尔·施密特Rottluff
其他
埃米尔·诺尔德最大Pechstein奥托·穆勒基斯范栋勤
另见蓝骑士表现
Kees van Dongen (1938).png
Kees van Dongen en 1938.
基斯范栋勤年和1938年。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1
路易&EVELYN FRANCK集合
基斯范栋勤
FEMME AU CHAPEAU VERT
估计400万 - 600万美元
 大量销往。 4338000美元(成交价与买方保费)
THE COLLECTION OF LOUIS & EVELYN FRANCK
Kees van Dongen
FEMME AU CHAPEAU VERT
Estimate  4,000,000 — 6,000,000  USD
 LOT SOLD. 4,338,000 USD (Hammer Price with Buyer's Premium)
基斯范栋勤
1877年至1968年
FEMME AU CHAPEAU VERT
签名范栋勤(左下)
布面油画
36季度的29。
92.3通过73.5厘米
绘大约1910年。
读条件报告
认证
这项工作将包括在第四未来目录全集作为威尔顿斯坦研究所的赞助下编写的雅克Chalom DES科德斯。
种源
现代艺术画廊Thannhauser,慕尼黑

画廊穆斯,日内瓦
从上述获得的
展出
巴黎,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范栋勤,乐PEINTRE,1990年,(从大约1907年的约会)目录中的彩色插图

巴黎,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乐野兽派欧L'épreuve杜FEU“。火山喷发德拉modernité和欧洲,1999至2000年,第70,目录中的彩色插图

马蒂尼,基金会皮埃尔Gianadda,范栋勤,2002年,第31号,彩色插图的产品目录;封面上的彩色图版(如可追溯至1907年)

摩纳哥,沙利德展览杜璟阁安托万1er-;美术和鹿特丹,博物馆波伊曼·凡·布宁根,基斯范栋勤,2008 - 09年,没有。152,蒙特利尔博物馆彩色插图的产品目录


马蒂尼,基金会皮埃尔Gianadda,1997年至2015年(租借)
文献
皮埃尔基金会Gianadda,编辑,路易斯等伊夫林·弗兰克收集,苏黎世,1998年,在色彩p说明。 81(轴可追溯至1907年)

赏析
一个女人的这种优雅的肖像体现范栋勤的热爱异域风情。描绘穿着一件奢侈的帽子和戏剧性的眼部化妆,女人在目前的工作体现了东方眩光和异国情调的特点大多数范栋勤的野兽派女性的描绘。由于纪尧姆阿波利奈尔在序言中写道的范栋勤展在画廊保罗Gaillaume在巴黎的目录于1918年,“欧洲的或外来的闲暇,范栋勤拥有个人和暴力感受东方。他的画经常闻鸦片和琥珀。“
写这个时期??的女性范栋勤的描写,马塞尔Giry案指出:“......我们通过非凡的彩色微妙远远超出范栋勤早期的成就来袭......来强调造型的塑料值的确定是这第二个特征它歌颂的作品[模型]的官能的美......“我exteriorize我的愿望。”[范栋勤]说,“通过表达他们的照片。我喜欢什么闪光的,宝石的闪耀,面料的光泽,美丽的女人谁引起肉欲......画作让我拥有这一切的最充分的'“(M. Giry案,野兽派,弗里堡,1981年,第224-226)。
范栋勤是野兽派绘画的风格,景观更紧密地联系比与人物的肖像画家。马蒂斯表现出的方??式在他的著名女油画,这是激进的绘画风格的惊人宣言。范栋勤的用色大胆在他的肖像画之际,以马蒂斯的突破性的画,如指数Femme太子港起首,现在被认为是一个野兽派“举足轻重的作品,这震惊了1905年的巴黎批评家在沙龙D'秋季艺术虽然响应冲突马蒂斯的作品是由色素的狂野,奔放处理和显然资产阶级主体之间的明显的矛盾来实现,范栋勤在目前的工作中庆祝充满活力的色彩和诱人的女人的脸的亲密关系的同时感性诉求。使用玫瑰色的色调以达到三维形式涉及到类似的技术马蒂斯的野兽派的另一力作画大约在同一时间,因为目前的工作,马蒂斯夫人利用:马德拉斯胭脂。这项工作还通过支持色度对比和表现力的运用色彩的明暗对比使用的拒绝造型的传统。
当他完成了目前的工作,在巴黎的伯恩海姆 - 喜臻艺术精品,安布鲁瓦兹沃拉德,安托万Druet,和丹尼尔 - 亨利Kahnweil?? er(谁献出了自己的第一个展览范栋勤)艺术家的经销商时,认识主体的潜能就像眼前人而上演这给他带来了相当大的成功的艺术家的作品个展。事实上,优雅巴黎的女人他的画,因为这将赢得他独特的地方是那个时代的编年史。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2
财产欧洲私人收藏
基斯范栋勤
LA舞蹈家DE协和客机
估计30万 - 40万美元
 大量销往。 610000美元(成交价与买方保费)
PROPERTY FROM A EUROPEAN PRIVATE COLLECTION
Kees van Dongen
LA DANSEUSE DE CORDE
Estimate  300,000 — 400,000  USD
 LOT SOLD. 610,000 USD (Hammer Price with Buyer's Premium)
基斯范栋勤
1877年至1968年
舞蹈家DE LA协和客机
签名范栋勤(左下)
布面油画
133/410的八分之五。
3527厘米
绘大约1910年。
读条件报告
认证
这项工作将包括在第四未来目录全集作为威尔顿斯坦研究所的赞助下编写的雅克Chalom DES科德斯。
种源
夫人奥尔加·弗里尔,布鲁塞尔
私人收藏,纽约
安德烈乌鸦美术,康涅狄格
拉里 - 超级利亚斯坦,洛杉矶(从上述收购于1998年出售:苏富比,伦敦,2007年6月20日,很多346)
私人收藏,欧洲(以收购上述销售)
从那里通过血统
展出
巴黎,画廊伯恩海姆 - 喜臻艺术精品,博览会范栋勤,1913年
文献
路易斯Chaumeil,范栋勤,欧莱雅男士和l'艺人:la竞争和l'作品,日内瓦,1967年,说明图43。

赏析
在1905年12月范栋勤,与他的妻子希丁克和年幼的女儿娃娃,搬到了小舟,Lavoir,毕加索,HERBIN,格里斯和其他艺术家生??活和工作演播室。他后来被与野兽派画家与他第一次在1905年沙龙D'秋季艺术表现相关;这是展出的术语“莱斯野兽派”被创造出来时。这段时间被标记范栋勤的转型,从一个有才华的绘图员,以真正的前卫画家,重点和技术的转变,从一个严格的线性方式,以厚很绘画治疗形式。由于在目前的工作中,他加的油漆厚的笔触,他的调色板承担的表现力和高电荷的品质,赢得范栋勤一个发生在欧洲的先锋,在二十世纪的第一个十年的最前沿。
异国情调和马戏团的景象都提供完美的衬托范栋勤,其旺盛的调色板和适应这种放荡不羁的环境程式化的人物。加上毕加索,他经常走访梅德拉诺马戏团,并在这段时间小丑,舞蹈演员和杂技演员成为他的主要科目。跳跃的裸女图的缘故吧马蒂斯的La探戈(见图1),以及针对酷蓝绿色背景和舞者的繁荣强烈的暖色调组合传达情感解放的印象。在范栋勤的工作舞者浑身散发着原始的生命力,不受资产阶级社会上惯常的限制,也反映了他的魅力与人体。因此,他的细长的女性和发光颜色的大胆渲染描述为我们提供了欢乐和魅力的一个充满活力和幸福的一幕。
正如一位当代评论家热情,“范栋勤的艺术不可抗拒地吸引我们的,因为它充满了激情和热烈的性感......不管他描绘社会的妇女或妓女,差事女生或女演员,舞者或东方女性,他不断的和唯一关心是捕捉在画布上,具有非常丰富的色彩,形式,外观和今天的女人“(在安托万贝特朗引用,”灵魂“联合国临时工傅聪:”在范栋勤调查艺术家的工作室的工作场所和游乐场,“ (展览目录),美术,蒙特利尔,2008年博物馆,第254页)。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4
财产杰出的亚洲COLLECTION
基斯范栋勤
L'ACROBATE
估计40万 - 60万美元
 大量销往。 430000美元(成交价与买方保费)
PROPERTY FROM A DISTINGUISHED ASIAN COLLECTION
Kees van Dongen
L'ACROBATE
Estimate  400,000 — 600,000  USD
 LOT SOLD. 430,000 USD (Hammer Price with Buyer's Premium)

赏析
在1905年,当年欧莱雅的Acrobat是画,范栋勤参加有争议的沙龙D'秋季艺术并肩同行艺术家亨利·马蒂斯,德朗,阿尔伯特·马尔凯,莫里斯·Vlaminck,查尔斯CAMOIN和Jean多姆。他们的非正统运用鲜艳的色彩激起了艺术评论家路易Vauxcelles来标记这些前卫艺术家野兽派,或“野兽”。
范栋勤是一个重要的贡献者,野兽派运动,但明显的在他的风格。与其他野兽派画家,范栋勤显示,山水画没有兴趣。相反,他觉得无法抗拒的吸引到巴黎的花街柳巷及其剧院,歌舞表演和马戏团。明亮的灯光,对比鲜明,充满活力的色彩提供了引人注目的主题和题材非常适合他生动的调色板。
围绕这一工作的同时,范栋勤占去了住所在著名的平底船Lavoir在蒙马特,在那里,他会见和结识毕加索。他们一起参观了武装自己的速写本马戏团。小丑,小丑和狂欢节表演频频出现在的时候他们的艺术输出。虽然毕加索的描写是梦幻般的,有时忧郁,范栋勤沉浸完全进入这个壮观的世界的能源和享受。
画在野兽派运动的高度,目前的工作是这种风格展示他的迷恋戏剧场面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该杂技演员被捕获在一个扭曲的活力和强大的姿态,显示了她非凡的灵活性。的蓝色,绿色,粉红色和黄色容光焕发一个大胆的调色板使这它的时间真正惊人的画像。
这项工作的一个关键要素是范栋勤的直接应用涂料到毫无准备的支持,留下大片裸露的纸板。这些领域灌输一个活泼的感觉自发性的,这显然是受惠于图卢兹 - 劳特累克,谁分享了类似的迷恋的戏剧性和启发范栋勤与他的许多巴黎的夜生活描绘。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77
图。 1
基斯凡?东根,乐小丑欧乐小丑胭脂,大约1905-06,
油卡规定的面板上,卖出:苏富比,伦敦,2011年6月22日,
很多22 $ 3319215
建议的地段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5-6
物业从法国私人收藏
基斯范栋勤
CaféFlorian咖啡厅,VENISE
估计35万 - 45万美元
 大量销往。 430000美元(成交价与买方保费)
PROPERTY FROM A PRIVATE FRENCH COLLECTION
Kees van Dongen
CAF? FLORIAN, VENISE
Estimate  350,000 — 450,000  USD
 LOT SOLD. 430,000 USD (Hammer Price with Buyer's Premium)

赏析
在LeCafé咖啡厅弗洛里安àVenise的,范栋勤描述了保姆的身份不明组,女士们,其诱人的姿势和支装得活力和气魄组成的空气。该图像是戏剧,而艺术家通过强调自己最优雅的服装呈现的人物,而同时具有威尼斯最著名的时尚机构之一。 CaféFlorian咖啡厅位于圣马可广场和设立于1720年。对于范栋勤,没有比一个繁忙的广场更好的设置,以查看其全辉煌时代的繁荣。
范栋勤曾经说过,“我热情地爱我的时间,所以动画的生活,让狂热!啊!生命是比绘画更美”(在丹尼斯·萨顿,编辑,科尼利厄斯特奥多鲁斯玛丽范栋勤(展览目录),途胜报价,1971年,第46页)。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x1
基斯范栋勤(1877-1968)
Anita和AIMEE
KEES VAN DONGEN (1877-1968)
ANITA EN ALM?E
价格实现
4114500?套装货币
($六百五十零万○九百一)
估计
?4,000,000的 - ?7,000,000
($六百三十五万六 - $一一一二三〇〇〇)
SAVE利息
销售信息
销售10334 - 
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夜场拍卖
2015年6月23日
伦敦国王街
Price Realized  
?4,114,500 Set Currency
($6,500,910)
Estimate
?4,000,000 - ?7,000,000
($6,356,000 - $11,123,000)
SAVE AS INTEREST
Sale Information
SALE 10334 —
IMPRESSIONIST & MODERN ART EVENING SALE
23 June 2015
London, King Street

很多注意事项
这项工作将被纳入即将基斯凡?东根目录批判油画和素描被的威尔顿斯坦研究所的赞助下编写的雅克Chalom德科德斯。

有范栋勤画的日期从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是很少上流社会,悠闲体验的遭遇。在梅艳芳ENalmée和这个浮躁的时期许多其他画作,艺术家的目的首先是为了产生内脏色情兴奋。他的臣民对垒,招惹,挑逗和引诱观众进入自己的空间。没有其他现代画家在巴黎的时候做了他的照片是激烈而公然性为范栋勤做到了,他做了他耸人听闻的科目不能少了他个人的做法的实质,以现代主义比他的暴力色彩的运用。让 - 保罗·Crespelle称为范栋勤“一个野兽派['野兽']中的每一个意义'(JP Crespelle,野兽派,伦敦,1962年,第219页)。加斯顿·迪尔撰文指出,在这些画中范栋勤的模特机构,“由一个强大的电晕笼罩,惟愿耍赖,发扬最感性的奢侈品,尽管他们的兽性,甚至粗俗,这似乎色的诱惑面前消失和声......他总是成功地暗示挑衅的态度,并发送殷切淫荡的相同的电流“(G. Diehl的范栋勤,纽约,1968年,第41和49)。

范栋勤是一位自学成才的艺术家谁独立赶到,并释放出自己的品牌野兽派在1905年,他激起了尖锐的颜色的挥发性混合物,并大力渲染绘画的形式,不像野兽派圆的更绅士的画家,如该教授马蒂斯,他毫不掩饰地纵容他的口味的花街柳巷,以他的臣民从蒙马特的家世不那么高贵,往往破旧的波西米亚风格的夜生活。自1897年起,当范栋勤在巴黎第一次来到鹿特丹,他一直渴望图卢兹 - 劳特累克的全包,坚定和嘲讽的眼光,在街道上生活和小时后,他被同样吸引到梵高,一位同行的工作荷兰人和其他自学成才,其生硬的情感强度,和他的风格纯粹的诚实和率直。马蒂斯,马尔凯,Friesz,杜飞和布拉克做了他们的野兽派艺术的约图案表达新的革命思想,并把他们的先例高更的大脑和程式化的艺术。范栋勤,谁更接近弗拉芒克和德兰是一些经过令人信服的人力和活力。叫嚣和的野兽派瞬间搅动即将过去,并通过1908年年底,大多数画家曾在死者和现在神化塞尚,他的例子鼓励他们追求更有纪律和分析的工作态度的法术下降。范栋勤,但是,已经找到了他的梅捷 - 他只是紧紧的握着枪,并保持炽热了。

在1905-1908年,范栋勤已主要集中在两个年轻女人的人,他在他的夜间突袭入花街柳巷遇到了他的注意:妮妮,舞蹈演员在女神游乐,白吉尔,并作为本画中看到,黑暗和闷热的吉普赛女郎称梅艳芳拉Bohémienne,谁在皮嘉尔广场,蒙马特的臭名昭著的红灯区潜水跳舞。

其中在梅艳芳的剧目的表演技巧是肚皮舞,恐怕不是任何真正的近??东样,但在狂欢节杂耍说法被称为“hootchy-kootchy”故意放荡和庸俗化的形式,这是从法国得到的任期动词coucher('躺下')。艺术家是通常惯于甚至更进一步,他常被描绘安妮塔 - 别名法蒂玛,一个共同的艺名为肚皮舞者,甚至在那个时候 - 旋回赤裸上身,这是肯定的传统风格没有特色。梅艳芳恩almée表示这个舞蹈系列的巅峰之作。虽然他的主题起源于Anita的弱旅俱乐部的行为,因为这种显示器的艺术家的精湛技能,画布上的表演者,范栋勤曾在这里举起了他梅艳芳的写照到一个完全更复杂的飞机。这幅画无疑是艺术家最自觉地美化和诱人这个主题的版本。他显然是它作为一个决定性的杰作,他的目的和方式一个完整的声明。冠这种观念有适当的庄严和借给的经典传统的出版许可,范栋勤有目的地挖掘到法国东方绘画的著名感性的,但完全尊敬的方式。

东方,欧洲迷恋艺术北非和近东的伊斯兰民族和文化,有它在绘画鼎盛时期的19世纪和后期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几年里,当殖民扩张这些土地是它的高度。在其从业者的手中,学者居多,东方基本上这是说明性的意图保守的作风,和传闻内容。信号通过捐款等重要画家的JAD安格尔,德拉克罗瓦,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升高的流派,并将其定义为后人。马蒂斯会强加一个简朴的现代投在东方在他的摩洛哥1912年的画作,并以不同的方式,他进一步丰富与华丽odalisques他画在尼斯在20世纪20年代的风格。但是,文体学东方是否古典,浪漫,印象派和现代,这些科目的诱惑保持不变。玛丽·安妮·史蒂文斯曾写道:“一个深刻地影响到近东的西方理解的当务之急的是相信,这一地区能满足西方的冲动异乎寻常的经验。异国情调意味着艺术探索的地区,年龄在想象力的自由飞行是可能的,因为他们躺在古典规则的限制外操作......虚异国情调的东方也被赋予在西方游客有魅力更特别关注对于东方的女性。这些用不上的妇女,面纱和隐秘的生活,困扰西方游客和驱使他寻求过剩,如果只是在他的想象“(MA史蒂文斯,东方学家:德拉克洛瓦到马蒂斯,EXH猫,皇家艺术学院,伦敦。 ,1984年第18页)。

范栋勤其实并没有前往伊斯兰的土地,直到他访问了摩洛哥在1910年,和埃及三年后,也只有这时他描绘本地妇女在地道的装束和周围环境。有些学者建议对马蒂斯的1906年访问阿尔及利亚范栋勤的影响,但后者的呆在那里只持续了两个星期,他带回来的主要印象,这只能通过他的工作阶段,体现了自己。范栋勤在这一点不需要任何动力涉足与东方超出了他的模型中,吉普赛梅艳芳,谁拥有了完美的外观,当然,正确的动作,的灵感在他心中唤起东方的有效遐想。这是一个偶然的邂逅,因为东方是相当时髦的巴黎在那个时候,和范栋勤肯定意识到,这将是愚蠢不采取这种方式的优势,尤其是当这类题材对准如此完美地与他的“热”品牌现代主义。东方已经成熟,他没有百无禁忌的方法来画,它是高的时候给这个日益稳重的风格一个成熟的现代改造。范栋勤现在的岗位上创造的巴黎现场强烈而鲜明的轮廓。经销商丹尼尔 - 亨利Kahnweil?? er购买了一些他的画于1907年,并给了他一个人的表演在三月1908年之后的绘画范栋勤在沙龙展出D'秋季艺术强烈的声明,伯恩海姆 - 喜臻艺术精品给了他一个大秀十一月,把合同的画家。范栋勤可以相信,在巴黎他的天没有其他的画家敢把这些主题发挥到了极致,他是有能力的,并保证展示和销售他们的。随着时间会告诉,他是绝对正确的。

标题梅艳芳ENalmée暗指almah的近东的传统,在阿拉伯语中的术语最初表示一个知道女人精于即兴诗词歌赋的艺术。到了19世纪中叶,然而,almah的状态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这名妇女成为多一点的舞女和妓女。在埃及,1834年的法令中删除从开罗almahs,并允许他们练习他们的贸易在三个城市而已,基纳,伊斯纳和阿斯旺。当小说家福楼拜前往埃及在1849年,他去参观这些地方,并且沉迷于他们的非法乐趣。在伊斯纳他与名妓库楚克Hanem,谁执行他在被蒙住眼睛的音乐家存在的联络,可耻“的舞蹈蜜蜂”,如此命名是因为蜜蜂应该都涌入了舞者的含蓄的服装,导致她无法控制地翻腾,并逐件抛弃了她的衣服,在脱衣舞的形式,直到最后她是被掩盖了服务员才短暂的裸体。在古代苏美尔神话中女神伊什塔尔被迫接一个地消除她的面纱,一个作为她陷入黑道团聚与她的情人塔姆兹。福楼拜后来描述他的故事希罗底,出版了三故事在1877年的一个莎乐美的舞蹈:
“在这掩盖她的头部和胸部的蓝色面纱,人们可以辨认出她的眼睛的拱门,在她耳边的玉髓石,她的皮肤的白度。鸽灰色真丝正方形遮住了她的肩膀,并系在腰上由宝石腰带......上她脱去面纱的讲台。然后,她开始跳起舞来......她的态度表示叹息,她的整个身体疲倦等一个不能告诉她哀悼为上帝或动荡不已的在他的怀抱。随着半闭着眼睛,她拧她的腰,让她的肚子涟漪似海的膨胀,使她的乳房颤抖,而她的表情依然固定的,她的脚从来没有站住。随后赶来的狂野激情的爱,要求满意。她喜欢跳舞印度的女祭司,像努比亚妇女的白内障,像沈殿霞的女祭。她弯腰在每一个方向,像被风暴扔了花。在她耳边珠宝一跃一下,在她的背上丝绸闪烁着,从她的胳膊,她的脚,她的衣服不可见的火花射了出去,射击男子兴奋地“(G.福楼拜,反AJ Krailsheimer,福楼拜:三个故事,牛津,1991年,第101-102)。

莎乐美,她的母亲希罗底和继父希律的故事,在第一世纪的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的史册相关,已成为其中的画家,作家和音乐家谁希望把东方在工作中的最爱。先知Iokanaan殉难(施洗约翰)伸出了适当的基督教道德的基调是有道理的放纵在讲述在希律王的颓废法院诉讼潮湿的故事。马拉美开始撰写他的戏剧诗Hérodiade于1864年,工作就可以间歇性地为他的余生。亨利Regnault画他的莎乐美在1870年儒勒·马斯内首演他的歌剧Hérodiade于1881年绘制两个福楼拜和马拉美,王尔德写了他的发挥莎乐美在1891年的第一个表现是有在伦敦发生的次年,具有莎拉·伯恩哈特在标题中的作用;务大臣,但是,把它放在下,这不是取消,直到1907年,王尔德的戏剧的禁令,用法语写的,被赋予了巴黎首演于1896年的作曲家理查·施特劳斯了他的编剧改编王尔德的戏剧为他的歌剧莎乐美,开张在德累斯顿十二月1905年这是一个轰动,尤其是对莎乐美的臭名昭著的舞蹈,现在被称为 - 作为伊什塔尔神话 - “七层面纱之舞”。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的富裕的顾客被激怒了,当歌剧在1907年1月开到那里,并关闭它。巴黎首演,随后1907年5月;这是本赛季的事件。后在1907年的法国作曲家弗洛朗施密特进行他的哑剧,芭蕾香格里拉t??ragédie德莎乐美,其中Lo?e富勒跳起了标题的作用。

范栋勤可能是充分利用近期狂热的莎乐美的时候,他画梅艳芳连接almée于1908年在他的工作室的隐私,画家是在一个位置上描绘的场景远比任何东西上看到的戏剧或歌剧舞台多提示。以在梅艳芳的身影,她举起她的面纱,观众的目光被吸引到一个招手的眼睛,她的嘴唇,乳头和肚脐。只是串珠裙子的腰带上面有这个女孩的阴毛诱人的一瞥。仿佛暗示觉醒的范栋勤预期他的绘画梅艳芳在它的观众诱导的状态,唯一明确规定的建筑特点,他包括背景是阴茎红柱。

纪尧姆阿波利奈尔,诗人,评论家和前卫的主要倡导者,一直不愿意欣赏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范栋勤的贡献画在巴黎举行。他被推迟被他认为是画家的明显的设施,以及他的耸人听闻的科目。仅仅几个月他的不幸去世前,然而,阿波利奈尔写了和解的最后一次审查艺术家的作品,这是他发表在法国艺术三月1918年,他敏锐地把他的手指上的一些特质到范栋勤可以唯一地宣称在他的工作:“今天,一切倒是妖娆是庄严和周围一片寂静。但艳丽生存范栋勤的奢侈附图中,用自己的暴力和绝望的色彩。虚构的眼睛的大火锐化的黄色和粉红色的新颖性,钴蓝色和群青的精神纯度阴影到无穷远,耀眼的红色准备死的激情。只有光这紧张淫荡,这么年轻,新鲜,组成;这些颜色,那么神奇,因此暗示,是,因为它是,无形。这种调色师是第一个采取电灯急剧眩光并将其添加到细微差别的规模。其结果是一个中毒,振动,一个bedazzlement;颜色,甚至同时保留一个非凡的个性,昏睡,照明弹了起来,腾飞,就相形见绌消失而无需变暗这么多的影子该画家不表达生活中的白炽灯颜色的想法;他这样做,但是,把它翻译与激烈的精度。欧洲的或外来的,因为他选择,范栋勤有东方的暴力,个人感觉“(G.阿波利奈尔,在LC BREUNIG,编辑,阿波利奈尔的艺术,波士顿,2001年第459-461引用)。
艺术家/厂商/作者信息
基斯范栋勤
基斯范栋勤荷兰法国画家Kees van Dongen (Dutch, 1877–1968) - 文铮 - 柳州文铮
x3
基斯范栋勤(1877-1968)
LES SALONS杜赌场多维尔LE PRIVATE
KEES VAN DONGEN (1877-1968)
LES SALONS DU CASINO DE DEAUVILLE, LE PRIV?
价格实现
938500?设定货币
($一四八二八三○)
估计
?45万 - 65万?
($七十一万五千○五十 - $一百零三万二千八百五十○)
SAVE利息
销售信息
销售10334 - 
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夜场拍卖
2015年6月23日
伦敦国王街
Price Realized  
?938,500 Set Currency
($1,482,830)
Estimate
?450,000 - ?650,000
($715,050 - $1,032,850)
SAVE AS INTEREST
Sale Information
SALE 10334 —
IMPRESSIONIST & MODERN ART EVENING SALE
23 June 2015
London, King Street
很多注意事项
这项工作将被纳入即将基斯凡?东根目录批判油画和素描被的威尔顿斯坦研究所的赞助下编写的雅克Chalom德科德斯。

坐落在一个华丽的宴会厅,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吊灯下,基斯范栋勤的莱斯沙龙杜赌场多维尔,乐Privé的介绍动画人的混战,捕捉现代生活的视觉壮观。在“美好时代鸡尾酒”或“莱斯annéesFolles酒店'的愿景,??莱斯沙龙杜赌场多维尔,乐Privé的是这个时代在的特点是乐观和享乐主义的热情洋溢意义上的20世纪20年代的实施方案;一个共同愿望忘记战争的恐怖,并陶醉在音乐和舞蹈的新形式充满了夜总会,歌舞厅和巴黎及以后的沙龙。

在他的愿望,描绘现代生活的精神,范栋勤沉浸在自己的高级资产阶级腐朽生活方式。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范栋勤成为巴黎的博蒙德中的杰出人物。他主持沙哑各方在他的家,追赶巴黎财富精英的转移和消遣:经常出入法国的里维埃拉,参加奢华的球在威尼斯,并在度假诺曼底时尚的海滨度假胜地。除了对演员,贵族和社会名流他的肖像画,范栋勤也从这些财大气粗的快乐天堂出场景。在目前的工作,范栋勤从多维尔,法国北部海岸最负盛名的度假胜地之一赌场描绘的场景。位于不远处的巴黎,多维尔早就吸引了巴黎上流社会的上层环境,其时尚的酒店,赌场,海滩和赛马场。

在莱斯沙龙杜赌场多维尔,乐Privé的范栋勤已经呈现了这一场面,速度和自发性的感觉,魔术社会名流和派对的人群的欢腾气氛。配合白色,橙色,黄色和绿色的一个大胆的调色板,范栋勤刻画女性在最新的时装,拍摄风格微妙的细节,如女人竖起露背白色礼服在前台,透明的白色织物该女子给她留下,和她的邻居的执着金丝雀黄色的衣服。根据发光,impastoed吊灯,现场用炫目闪耀起泡,说明范栋勤的独特技巧作为配色。诗人纪尧姆阿波利奈尔完美地描述了艺术家的独特的用色和光,写于1918年的效果:“[范栋勤]有,首先,从绘制电力照明急性兴奋,并把它添加到细微之处。其结果是中毒,一炫,一个活力和色彩,坚守平凡的个性,昏睡,高举自己,帆,增长暗淡,昏倒了,而没有混浊了遮阳的透明度“(G.阿波利奈尔,在G. Diehl的范栋勤,纽约,1976年引用,第85页)。
艺术家/厂商/作者信息
基斯范栋勤
关键词
基斯范栋勤
20世纪20年代
绘画
法国
荷兰
现代
室内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